米沙小说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3054章 到底谁胜?
    庆国将士轻蔑地望着岳阳城头的景国大军,一些好战嗜血的将士甚至流露出失望和鄙夷之色,在大儒靠近的时候,庆国将士议论纷纷。

    “真是可惜了,老子的长枪至今未染景国人的鲜血。”

    “妈的,景国人真会虚张声势,害老子心惊胆战过了这么久,每天吃那么多,却瘦了整整十斤!”

    “景国人就是一群没卵的王八,明明打不过,还不肯认输,最后才请这些大儒来。”

    “哼,可惜是圣院评判,我们没有资格反对。如果可以反对,真希望阻止圣院评判,屠灭景国人,重新占领岳阳城!”

    “象州,永远是庆国的!”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城楼上景国人的表情好像有点眼熟。”

    文位高的读书人将才气融入双眼,仔细观望。

    他们感觉自己在照镜子。

    因为景国将士的表情和庆国将士的表情一模一样。

    不对啊!

    景国人不是应该蹲在地上捂着脸痛哭吗?不是应该如丧考妣吗?不是应该不服气地破口大骂吗?不是应该黯然神伤吗?

    为什么他们脸上也都是轻蔑的表情,为什么许多景国将士也露出失望和鄙夷之色?

    难道对方也以为自己赢了?

    庆国读书人摸不着头脑,不理解景国人为什么那种表情,哪怕景国人再蠢,也不应该这样。

    许多庆国人脑海中冒出相同的念头:难道说,圣院大儒和半圣化身判定景国赢?不可能!

    几乎在同一时刻,庆国读书人们用力摇头,把最不可能的念头甩走。

    绝对不可能!

    庆国一路攻城略地,几乎是平推一切,士气如虹,哪怕景国大军再强,最多也是两败俱伤,胜负五五之数,圣院大儒们不可能如此评判。

    所以,一定是景国输了!

    一定是!

    许多庆国读书人在心中不断为自己和庆国加油鼓劲。

    宗轩翻身下马,手里拎着马鞭,带着所有翰林和大学士将军迈步上前,迎接圣院大儒。

    宗轩面带微笑扫视落地的十位大儒,他认识所有人,还跟其中的兵家大学士孙鞅交情极佳,两人都参与过第一次两界山之战,并肩而战,真正的生死战友。

    宗轩特意看了孙鞅一眼,愕然发现,孙鞅和其他大儒的表情不一样。

    其他九位大儒,有的微笑,有的面无表情,但并无特殊之处。

    唯独孙鞅,冷着脸,表情十分沉重,在与宗轩四目相交后,甚至轻叹一声,然后移开目光。

    宗轩的心咯噔一下,如锚沉海底。

    宗轩了解孙鞅,如果自己取胜,孙鞅哪怕竭力掩饰,也会露出笑意,双方当年可是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

    但现在,孙鞅竟然如此神态,绝不可能是认定宗轩赢了。

    宗轩手脚冰凉,全身发麻。

    当年方运文战庆国夺走象州,宗轩没有手脚冰凉;后来方运对抗圣道镇封成功逼庆国割让海州,宗轩没有手脚发麻;再之后方运封圣斩老庆君,宗轩还是没有手脚冰凉。

    但这一刻,他只觉双腿重若千钧。

    身为大儒,宗轩不能在夺州之战中出手,但可以指挥大军,出谋划策。这次出征,他认为庆国的胜算超过七成,甚至想凭借此次大战修炼,直升文宗。

    但是,这一刻,宗轩心中升起莫名的绝望。

    为首的战殿阁老何琼海轻叹一声,舌绽春雷道:“宗元帅,诸位庆国将士,就在今日,我们十人表决,全票通过,得半圣裁决,最终结果确定。我们一致认为,此战没有再打的必要,为了人族,为了留下更多的生力军对抗妖蛮,我们选择中止这场战斗。”

    宗轩死死咬着牙,一言不发。

    但是,数百万庆军将士喜悦地大喊起来。

    “庆国万胜!庆国万胜!”

    岳阳楼上,一干景国将士面面相觑。

    庆国人疯了吗?

    何琼海扫视兴奋的庆国将士,长叹一声,无奈地道:“夺州之战结果我们无法裁定,但我们裁定,此次岳阳城之战,景国大获全胜。参与此战的所有庆国将士,皆被记为暂时阵亡,三年之后,才能参与下一次夺州之战。”

    直到何琼海舌绽春雷说完,庆军的欢呼声还没有结束,过了好一会儿,庆军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庆国将士难以置信地看着十位大儒。

    这十个大儒疯了吗?

    庆国可是有三百万大军兵临城下!

    庆国一路上可是兵不血刃拿下所有城市!

    景国凭什么跟庆国大军比?

    凭什么!

    三百万的大军之中,竟然出现死一般的寂静。

    因为,按照一般的裁定,哪怕一方被判战败,也是一半人被判暂时阵亡,另一半可以回返继续参战。

    这一次,竟然如此裁定,这是认定庆国三百多万大军会被全歼!

    而且是那种干净利落的全歼,以致于圣院不得不裁定全员暂时阵亡。

    这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疑问,甚至还有无法掩饰的愤怒。

    难道圣院偏帮景国?

    难道这些大儒和众圣如此无耻?

    宗轩深吸一口气,缓缓舌绽春雷:“我庆国输得起!如果我庆国技不如人,若与景国对战真会全军覆没,我们感谢景国一直没有出手,感谢圣院诸位的的裁定,让我们庆国将士保留的性命。但是,本帅想问,诸位有何证据证明我军会全军覆没!有何证据证明我们三百万对一百万会一败涂地!有何证据证明我们庆国大军要承受如此奇耻大辱!如果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庆国大军今日便调转方向,直向倒峰山!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问问众圣,凭什么!”

    “庆国万胜!”

    “庆国万胜!”

    三百余万庆国将士齐声高喊,强烈的羞耻和愤怒让他们的士气节节攀升。

    每一个人都咬着牙,攥着拳,红着眼!

    十位大儒都流露出惋惜和同情之色,那兵家大儒孙鞅竟然微微低头,不敢直视宗轩。

    何琼海叹息道:“这些天,景国之所以一直没有出兵参战,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愿意在这种时候消耗人族性命,第二,则是在大规模赶制新型机关。现在,庆国的新型机关已经列阵,你们……毫无胜算。”

    “本帅不信!”宗轩咬着牙,两腮深陷。

    “方圣会让你相信。”何琼海说完,转身,向岳阳楼的方向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