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1994 > 488、乐于搭台子的“熊白洲”
    韩国的自杀率极高,按总人数概率而言平均每三十个人就有一个自杀者,所以朴南勇的行为也能相应的注解,而且以三星在韩国的影响力,解决这件事的后续也不会太困难。

    不过在三星的高层眼里,他们是看不到朴南勇动手和辱骂在先,也看不到朴南勇蓄意撞人在先,只记得一个空洞却又深刻的结论——熊白洲逼死了三星员工。

    直接把过错全部归咎于熊白洲,甚至把“自杀”看成“他杀”,而熊白洲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对于忙碌的熊白洲来说,归咎就归咎吧,其实他也不怎么在意。

    ······

    清晨,郊区的番禺空气里都透露着泥土的甜味和芬芳,路边的树枝草叶上沾满了晶莹剔透的露珠,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干净。

    不久后第一缕阳光带着绚丽穿过天空的云霞,将山峰河流,田野阡陌全部笼罩在金色朝晖里,紧接着“轰隆隆”的机器声碾碎了轻纱似的薄雾,把沉睡的美梦打断。

    顿时,整个番禺都沸腾起来。

    爱声电子厂的门口难道已经站满了一大群人。

    熊白洲站在最前面,早起天冷有凉雾,他穿着一件亮面深棕色的长款高档风衣,里面搭配一件深灰色的打底针织衫,本就匀称的身材显修身挺拔,脸上的带着不骄不躁的微笑,温和的束手等待。

    朝阳照射在爱声电子厂门口的金属艺术标志“A”上面,折射出层层璀璨如镀银般的光华。

    几辆小车缓缓的沿着马路开来,人群里有人低呼“来了,来了。”

    车辆停稳后,熊白洲要走过去帮忙打开车门,哪知道车里的人速度更快,抢先一步自己下车了。

    陆崇秀笑呵呵的和熊白洲握手:“大清早拜访已经是惹人厌了,你要再给我开车门,传出去该说粤城的政府官员不懂做事了。”

    熊白洲摇摇头,满脸笑容的回道:“整个产业园都是陆市长的功劳,爱声电子能够有现在的成绩,全部依仗陆市长的提携和帮助,我服务也是应该的。”

    “陆市长有没有吃早餐,要不要深入群众尝一尝我们的粗茶淡饭。”熊白洲邀请道。

    “我特意空着肚子来的。”陆崇秀又指了指身后的几个人:“蹭吃蹭喝的不止我一个,这是粤城电缆厂的厂长马云水、市电子工业发展总公司的总经理李卫国、粤城二五八电子厂的厂长王先波,他们都是粤城市政府的下属企业。”

    其他人则没有介绍,应该都是市府办的陪同服务人员。

    熊白洲并不熟悉马云水和李卫国,不过对粤城二五八电子厂的王先波有点好奇,打量一下然后转过头看了看陶与善。

    陶与善也并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故人”,脸色也是一愣。

    王先波很有国企工厂的领导风范,居然主动迈开脚步走上来打招呼:“熊老板,早上好。”

    熊白洲轻轻的握了下手。

    王先波又和陶与善握手:“老陶,没想到你在熊老板手下焕发了第二春啊。”

    陶与善嘴角动了动:“我在二五八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全凭熊老板给机会,让我有了施展的平台。”

    陆崇秀皱了皱眉头,他对爱声电子厂的络腮胡子厂长很有印象,也听到熊白洲不止一次赞赏过他,没想到他居然和王先波认识。

    熊白洲在一旁解释道:“陶厂长原来是二五八的副厂长,来到爱声电子其实屈就了。”

    陆崇秀是真正的人精儿,他一听就清楚怎么回事了,国企里争权夺利很常见,陶与善看来是被王先波踢出去的人,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会面了。

    熊白洲是话里话外的帮助得力干将撑台面,他把爱声电子厂姿态摆的越低,越显出陶与善的能力,以后的打脸也越狠。

    成绩和效益给了熊白洲夸奖陶与善的底气。

    王先波十分尴尬,他很清楚自己此行目的,不过王先波虽然业务能力一般,但场面功夫却很到位,面上是看不出太多难堪的痕迹。

    这时,陆崇秀又适时的说道:“白洲,我带着一大帮人来吃饭,不知道爱声电子能不能容下啊。””

    很明显,陆崇秀这是借着吃早饭的由头暗示什么,熊白洲不接这个话茬,仿佛听不懂似的把皮球又踢了回去:“领导们的支持力度有多大,爱声的容量就有多大。”

    “哈哈哈。”

    陆崇秀大笑一声,暂时不再提这个话题。

    爱声电子厂的食堂早餐很规范,卫生营养、搭配合适。

    厂里的工程师、技术工、厂领导依次陪着队,整个过程虽然吵闹但却很有秩序。

    “都说细节决定成败,看一家企业的发展前景如何,不要看行政楼,不要看产品展览,不要听老板吹嘘,只要看看他们的食堂怎么样就可以了。”陆崇秀忍不住感叹:“这就是爱声电子现在月营业额破亿的秘诀吗?”

    爱声电子10月份的VCD销售量在三万台以上,营业额一举破亿,陆崇秀看到税务报表后,坐在办公室里愣了很久,他大概也是不能明白熊白洲为什么做一行,哪一行就红火。

    不过爱声电子效益越好,对产业园的发展也更有利,甚至现在就可以为粤城的电子行业做贡献了。

    听到陆崇秀表扬爱声电子的食堂,平时熊白洲肯定会谦虚几句,现在他不客气的应承下来:“我平时哪有空想这些事情,全部都是老陶在管理。”

    “老陶做事,让人放心!”

    熊白洲再一次把陶与善推倒了前面。

    所有人的目光“唰唰”的看向陶与善,有复杂,有羡慕,有嫉妒······

    大胡子倒是有点不知所措,心里满满的感动。

    古语“富贵还乡,如锦衣夜行”,熊白洲给机会让他施展,又给平台让他表现,更在这种时刻让他独享风头,尤其还在曾经的“仇人”面前。

    这个大老板,总是愿意搭好了台子让下属去表现。

    陆崇秀听了,好似不经意的说道:“我们都要向爱声电子学习管理,留住人才,狠抓制度,促进企业的盈利啊。”

    要说这些国企老板心里素质都是不错的,这么窘迫的时候还能“哧溜,哧溜”的喝着豆浆。

    ······

    吃完早餐,一行人来到行政楼的会议室坐下,陆崇秀开门见山:“白洲,我们这种关系说话也不兜圈子了,今天过来我有两件大事和你商量。”

    “陆市长有什么指示请说。”熊白洲脸色平静,语言恭敬,但是也不给任何承诺。

    陆崇秀毫不在意三个国企负责人的脸色,直接开口道:“第一件事就是关于这三个企业,他们要不就是长期亏损,要不就是处在破产边缘,要不就是销售额断崖似的跌落。”

    “你是电子方面的专家,能不能帮我找找解决的办法。”

    “我还真不是。”熊白洲诚恳的说道,然后一指陶与善:“老陶才是生产管理的专家,而且还拥有爱声电子的股份,我觉得和三位老总交流完全够资格。”

    “拥有股份?”

    这下连陆崇秀都吃惊不已,想想爱声电子10月份的销售额,陶与善的地位是一路水涨船高。

    陆崇秀忍不住看了看王先波,心想你他妈的到底是留不住人才,还是容不下人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