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戏骨 > 1758 专业意见
    “我觉得,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约翰-克劳利遗憾错过了那个项目,但对你的试镜或者表演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接手全新项目,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人选依旧是你,所以兜兜转转之间,角色还是来到了你的手中。”

    撇开经纪公司的力量之外,蓝礼给出了另外一种猜测。

    鲁妮认真思索了片刻,嘴角的弧线上扬起来,眨了眨眼睛,“这是对我的称赞,看来,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必须好好感谢一下约翰的赏识了。”而后,鲁妮还傲娇地抬起了下巴,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表示得意。

    蓝礼嘴角的笑容也轻盈地上扬了起来。

    “那么,你觉得我应该选择哪个项目呢?”鲁妮低头开始翻阅起手中的剧本来,嘴巴上却开始询问蓝礼的意见。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刚刚蓝礼介绍给鲁妮的第一个项目是“卡罗尔”。

    这是2015年最受赞誉最受肯定也最受追捧的作品之一,作品改编自著名犯罪小说作者派翠西亚-海史密斯(Patricia-Highsmith)的原著小说,这位撰写出“火车怪客”、“天才雷普利”等作品的女性作者,根据自己的经历,别出心裁地尝试了一个全新题材作品,讲述了五十年代发生在两位女性之间的爱情故事,真正地还原出了爱情本来的样子。

    电影在筹备阶段遭遇到了诸多阻扰和无视,始终没有办法得到更多肯定,从2011年立项,从美国到英国,又从英国回到美国,最后转了一圈再次回到英国,在多个制片公司手里转悠,始终没有能够找到投资者。

    原定导演约翰-克劳利是一名英国小众电影的独立艺术创作者,2007年,他与安德鲁-加菲尔德合作的作品“男孩A”,成为了后者的成名之作,首次出现在了大众视线之中;而导演自己则始终在独立电影领域里游荡,前后创作了两部作品,遗憾没有能够引发更多反响,原本他以为“卡罗尔”能够成行,却在苦苦等候之后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最终心灰意冷地退出项目。

    在等待“卡罗尔”的期间,约翰-克劳利先后错过了多个项目,再次出来之后,没有能够找到合适的项目,于是前往小屏幕,执导了两集“真探”——这套剧集因为马修-麦康纳和伍迪-哈里森的出色演出而成为了2014年开年之后口碑最出色的作品,名扬四海。

    结束“真探”的工作之后,约翰-克劳利又回归了电影领域,接手了“布鲁克林”。

    与此同时,“卡罗尔”兜兜转转了大半圈,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合适的投资者,错过了鲁妮、错过了约翰,女主角的角色暂时确定为米娅-华希科沃斯卡(Mia-Wasikowska),这位凭借着”爱丽丝梦游仙境“而进入大众视线的年轻演员,却终究还是没有能够正式拍板下来,后来米娅选择加盟了吉姆-贾木许(Jim-Jarmush)的新作“猩红山峰”,而“卡罗尔”依旧没有能够开拍,现在则来到了蓝礼的手上。

    其实,“卡罗尔”和“醉乡民谣”有些相似,不是说题材或者内容,而是代表着一类作品:

    它们具备着一定潜力,如果遇到合适的导演和正确的卡司,就可以焕发出全新生命力,可以拍摄成为小众狂欢的艺术作品,也可以拍摄成为颁奖季的种子选手;但其中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尤其是剧本本身充满了文艺气息,与两个紧身衣的常规标准相去甚远,投资需要一些勇气。于是,作品就陷入了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处境,似乎也不见得没有任何机会,却也没有办法立刻拍板。

    包括“布鲁克林”也是同一类型。

    “卡罗尔”瞄准了最为简单也最为纯粹的爱情,而“布鲁克林”则讲述了乡愁的无处安放。它们和“醉乡民谣”一样,都是纽约格林威治村里滋生出来的艺术嫩苗,生根发芽,却很少很少人愿意冒险给予它们一个成长的机会。

    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卡罗尔”的导演确定为托德-海因斯(Todd-Hayness),这位导演先后拍摄出了“远离天堂”、“我不在这儿”、“天鹅绒金矿”等作品,他和大卫-芬奇有些类似,才华横溢、特立独行,拍摄作品从来都是坚持自己的艺术想法,不为了市场也不为了颁奖季,却能够通过自己的视角赋予作品独特的色彩。

    偶尔有些作品,机缘巧合地在颁奖季之中赢得了肯定;但更多作品却是游离在主流之外的个性创作。

    比如大卫-芬奇,“社交网络”无疑是他在颁奖季里的巅峰,而“搏击俱乐部”、“七宗罪”这样名垂青史的作品却惨遭无视;再比如托德-海因斯,“天鹅绒金矿”是他最受赞誉的作品,在颁奖季里却颗粒无收,而“卡罗尔”则是他的“社交网络”。

    他们同样才华横溢,拒绝为颁奖季而生,却总是在不经意间,以自己的惊艳才华打动奥斯卡的学院评委们,意外登上了奥斯卡舞台,却颗粒无收,而后又重新回到自己勤勤恳恳的艺术创作道路之上,似乎与主流观众渐行渐远,却在小众观众之中拥有着自己的声望和拥簇。

    其实,大卫-林奇、斯坦利-库布里克、约翰-克劳利也都是这样的导演,他们才是整个北美电影市场里艺术创作领域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终由凯特-布兰切特和鲁妮-玛拉联合主演的“卡罗尔”,在那一年颁奖季斩获了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等六项奥斯卡提名,甚至距离最佳导演提名也只是一步之遥,却因为托德-海因斯不愿意配合学院公关而倒在了门槛之前。

    “布鲁克林”也是如此。

    这部作品改编自爱尔兰当代作家科尔姆-托宾(-Toibin)的原著小说,这位小说家最擅长的就是撰写当代爱尔兰社会以及移民他乡的爱尔兰人生活;同时,负责改编剧本的尼克-霍恩比(Niby)也是一名作家,“单亲插班生”、“失恋排行榜”等轻喜剧都是他的作品,另外,他还担任了“成长教育”的编剧。

    故事讲述了五十年代的纽约,一名爱尔兰姑娘来到这里追逐梦想,却忍不住开始想念自己在故乡的生活,然后在这里遇到了一个意大利男孩,坠入爱河,她突然发现,自己需要作出决策,她是否应该留在纽约和男孩建立一个家庭,然后永远地生活在这里,那么……她的故乡呢?

    和“卡罗尔”一样,“布鲁克林”把故事背景放在了五十年代的纽约,并且同样聚焦于一个女孩的情感经历,乡愁和爱情是整部电影的着力点。以细腻的笔触来展现那些温柔情感最真实也最真挚的模样。

    “布鲁克林”的女主角最终由爱尔兰演员西尔莎-罗南(Saoirise-Ronan)出演,2007年凭借着“赎罪”一战成名之后,她也经历了一番动荡,从童星转型成为成年演员,从艺术电影起步进而探索商业作品的可能,却始终不太顺遂,最后终于遇到了“布鲁克林”。

    在那一年的颁奖季之中,“布鲁克林”赢得了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改编剧本等三项重要提名。

    “卡罗尔”和“布鲁克林”都是2015年的作品,并且双双在当年以黑马姿态杀出了一条血路,轻盈而小巧的作品分量有点“爱疯了”的意思,最终赢得的瞩目也远远超出了期待。

    那么,蓝礼应该推荐鲁妮出演哪一部作品呢?

    上一世,鲁妮最终出演了“卡罗尔”,这是契合历史轨迹的选择。

    事实上,鲁妮也确实完成了无比精彩的演出,这为她成功赢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但进入颁奖季之后,考虑到凯特-布兰切特的声望和人脉具备更多潜力,本来一直是双女主冲刺学院公关的作品,哈维-韦恩斯坦果断地拍板,把凯特推上了女主角位置、而鲁妮则成为了女配角。

    按照历史,“卡罗尔”的北美发行权最终落入了韦恩斯坦影业手中。

    现在,“卡罗尔”项目依旧在蓝礼手中,却不知道哈维是不是也正在考量这部作品,还是说等待电影制作出来之后——亦或者是等卡司阵容敲定之后,哈维才注意到了这部作品。

    似乎在无形之中,蓝礼和哈维又一次针对上了,不过,在北美独立电影的发行市场里,想要避开哈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没有“卡罗尔”,西西弗斯影业和韦恩斯坦影业的正面交锋也是命中注定的。比起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来说,韦恩斯坦影业的难缠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相较而言,由福克斯探照灯购买了发行权的“布鲁克林”则没有如此“幸福的烦恼”,他们成功地为西尔莎赢得了第二次奥斯卡提名、也是首次奥斯卡影后提名,真正地让西尔莎闯出了一片天地。

    此刻面临鲁妮的问题,蓝礼暂时把上一世的固定观念抛却,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番,从角色和剧本的角度出发,站在鲁妮的角度来重新看待故事的脉络和轮廓,最后郑重其事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卡罗尔’。”

    与哈维无关,与鲁妮有关,一切都只是关于表演、关于故事、关于角色,蓝礼给出了自己的专业意见。他正在试图从演员的视角给出制片人的意见,这也是一个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