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九十章 打板子


    武老太太并不知道,吴宁为什么把太平摘这么干净,而更让武则天气怒难平的是......

    阴沉地看向上官婉儿,“太平那丫头真的把给贤儿送去的信追回来了?”

    上官婉儿一低头,“是。”

    砰!!!武老太太这回真的摔了汤碗。

    “自作聪明!”

    上官婉儿不敢接了,“......”

    其实,不是那个吴宁自作聪明,而是在件事上,没人能懂圣后的良苦用心。

    ......

    ——————————

    武后何等眼界,何等心机?

    她怎么会不知道太平不是办这件事的料子,怎么会不知道她可能办不好?

    可是,太平办不好,她这个做圣后的却可以办好。

    其实,武老太太早就想好了,万一太平不能胜任,她这个做母后的要如何补救。

    之所以还是用太平,用的,正是她这份不成熟。

    自己的女儿,自己最了解,武后太知道太平会怎么理解这份和睦了。

    她一定会首先想到她的贤皇兄,一定会借此机会帮李贤一把。

    而跟随了武则天这么多年的上官婉儿始终觉得,这个看似冷酷的老太太,希望看到的,可能就是这一点。

    即使在外人面前她再怎么君临天下,再怎么铁腕无情,可是....

    回到深宫内苑,褪去丈披龙袍,她依旧是女人,依旧是人母。

    自到李贤被囚之后,她已经十年没见到这个儿子了。

    可哪成想,这份难能可贵的柔软却让房州那个叫吴宁的小子彻底给搅和黄了。

    ......

    ——————————

    “圣后!”

    沉默良久,上官婉儿终于还是开口,“其实......”

    武则天怒目一瞪,似乎猜到婉儿要说什么。

    “其实什么!?”

    上官婉儿一慌,可还是开口道:“其实,圣后若是想念......”

    “闭嘴!”

    不等上官婉儿说完,武后已然怒喝出声:“那个逆子!何来想念!?你好大的胆子,妄揣圣意!”

    上官婉儿不敢再提,只得拜倒:“圣后恕罪,婉儿万死。”

    只见武老太太半支着身子,整个人都向上官婉儿的方向倾了过去。

    上官婉儿抬头之时,正撞见老太太瞪圆的凤目,颤抖的嘴唇。

    “出去!哀家的事,你们谁也管不了!哀家的心思,你们谁也不能猜!”

    “出去!!”

    “给哀家滚出去!”

    “诺。”上官婉儿怯声应诺,倒退而去。

    她十四岁就伴随武则天左右,今日还是第一次见这个不输男人的圣后这般狂态。

    ......

    ————————

    待殿中只剩武则天一人,老太太依旧半支着身子。

    僵了良久,这才脱力一般坐回龙榻,身子一歪,软倒在榻上闭目养息。

    又过了半晌,“来人!”

    老太太侧卧榻上,眉眼不睁。

    “给周兴传道旨,房州吴宁少年心性仍需历练,赐,杖四十,以儆效尤。”

    ......

    “等等。”

    老太太又叫住传旨太监,凤目睁开一条细缝儿。

    “那小子还病着,算了,杖二十吧!让周兴拿捏分寸,别打坏了。”

    ......

    ——————————

    “敕旨到!”

    吴宁这段时间过的挺美,正在院里捧着一本远宁布庄的账目,与秦妙娘核对着年关之前的生意。

    那边灶房里,罗厨子抓了李文博做壮丁,正细心准备着晚饭。

    太平公主安坐房中,看着墙上被刷掉的、若隐若现的诗句发呆。

    若非知悉内情,你绝对想不到,这样一副安详宁静的田园画卷里,有大唐公主,有逃户,有商贾。

    一切的一切,几乎完美。

    谁也不会想到,院外周兴调着嗓子的这一声:“敕旨到!”会把这份宁静彻底打破。

    ......

    吴宁抬起头,就见周兴歪着嘴,一脸邪魅地进了院子。

    “吴小郎君,有敕旨到喽!”

    “给我的?”吴宁有点傻眼。心说,朝庭真就这么闲吗?老给我传什么旨?

    躬身接旨,这一听不要紧.....

    只闻周兴展开制书。

    “咳咳。”清了清嗓子,那该死的调门依旧提着。

    “门下:......”

    “房州吴宁,少年心情,仍需历练......”

    “圣后惜才,不忍自废......”

    “特赐,杖二十,以儆效尤!”

    “主者施行。”

    “载初元年,腊月,丁卯。礼部令臣周兴,宣。”

    “御令房州吴宁,奉!”

    “准礼部令臣周兴、太平公主,行责。”

    “制书如右,符到奉行。”

    说到这儿,周兴把圣旨一合,笑咪咪地看着吴宁。

    “吴小郎君,接旨吧?”

    “......”

    “不是。”吴宁跟死了娘舅似的,一脸的迷茫外加惊恐。

    左边看看秦妙娘,右边看看太平公主。

    “不是......”

    什么情况就接旨啊!?

    我怎么的了?犯啥事儿了?怎么就冒出这么一道旨意来?

    ......

    只见周兴还是那副贱人之态,笑呵呵地把圣旨往吴宁怀里一塞。

    “小郎君莫怕,不过二十板子而已。本官亲自盯着,打不坏的。”

    “......”

    你大爷!吴差点就没骂出声。

    凭啥啊?

    这特么算个什么圣旨?上面是一点罪都没提,就因为小爷少年心性,就打我屁股?说不过去吧?

    马上过年了,你打我屁股.......不讲究吧?

    太平那边早就出了客房,也是满脸疑惑,无缘无故怎么下旨要打吴宁?

    走上前来,“周都事,这是何故?”

    周兴对太平可不敢摆那副贱人相,恭敬道:“圣后旨意,下臣哪敢妄揣?”

    给太平打了个揖,“下臣也是照旨办事,公主殿下要不暂且回避?”

    回避?

    吴宁更不淡定了,好好地回避什么?这货不会要打死我吧?

    五年前那事,不会让武老太太知道了吧?

    他可是听说,打板子这事儿学问大了,别看就二十板子,真能打死人的啊!

    脱口而出,“别啊!殿下在这呆得好好的,回避什么啊?”

    可是这话刚说完,周兴那边就出声了,“来人,帮吴小郎君把裤子褪了。”

    “不是吧?”吴宁要哭了,“就在这儿?倒是挑个没人的地方,或者夜里啥的。”

    “呵呵。”周兴干笑一声,“对不住了吴小郎君,圣后特意嘱咐,就地行刑。小郎君,忍着点儿?”

    哦-操!!

    “走走走走走!!”

    “都走都走!”他又改主意了。

    太平看着他那上窜下跳的样子,既想笑,又担心。

    与周兴道:“周都事,九郎有疾在身。”

    周兴一听,挑着眉毛点头,“嗯,圣后想到了。特意嘱咐小的,下手要有分寸,千万别打坏了。”

    太平:“......”

    好吧,萌萌哒太平公主也无语了,母后怎么和一个吴宁较上劲了?

    不过,周兴这话也算给太平吃了定心丸,既然母后特别叮嘱过,那应该就是单纯的打板子,出不了什么岔子。

    同情地看了眼吴宁,招呼一旁的秦妙娘,“走吧,还要在一旁看着不成?”

    ......

    ————————————

    “啊!!!!”

    “疼啊!!!”

    两人刚出院门,就听见吴宁撕心裂肺地嚎叫。

    秦妙娘焦急地下意识回头巴望,登时脸色臊得通红。

    只见,那满是水疙瘩的大白屁股,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

    而行刑打板子的差官则是脸色一黑:

    奶奶的!老子这板子还没落下去呢,你鬼叫个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