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一一八章 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这不就是坑人吗?”

    陈老财一走,一直憋着没说话的祖君终于按耐不住,开始数落起吴宁。

    “两成就两成,何必把那点人工钱还甩给人家。到时人家知道了,还不暗恨于你?”

    “挣了钱,还不承你的好,何必呢?”

    “两码事儿!”吴宁一甩手,“现在给他再多,他也觉得是应该的,甚至以为是咱们占了他的便宜,不会念你的好的。”

    “再说了,生意就是生意,丑话说在前头,条件也得讲在前头。将来他不乐意,我把这个人工钱再揽回来,他肯定就乐意了。”

    “可是,如果现在就给他两成纯利,将来他还是不乐意,那我拿什么给他?”

    “嗯。”老祖君沉吟着,“倒是这么个理儿。”

    抬头正看见秦妙娘在身边站着,“丫头,你也是生意人,也觉得老九做的对?”

    “嗯!”秦妙娘使劲点头,扶着祖君坐下,“不是宁哥不仁义,是生意经本就如此。”

    “哼。”老祖君撇着嘴,“他说啥,你这娃子都说对!”

    转向吴宁,“那为啥不能多给人家点,两成份子从陈老财那是挣着了,可是按咱这着厚的利,我觉得少了点。”

    “不少了。”吴宁劝着,“再多,他就该有别的念想了。”

    这就好比后世的上市公司,你是个小股东,手里就一点股份,你肯定不会想去当董事长,掌控企业。

    可你要是个大股东,手里有近乎左右公司走向的股份,那你心里一定不会只想当一个追随者。

    所以,最多两成,多一分吴宁都不会给。

    此时,吴老九在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来:

    昨天还在说半年就挣五十贯太少,结果今天买卖就上门了。

    如今下山坳这七口窑,一整个冬天下来,差不多三十多万斤炭的产能。可是加上陈家庄的十几口窑,那情况就彻底不一样了。

    把陈家庄的窑口改造一下,一冬的产能起码是下山坳的两倍多,两相加一块儿,这就是一百万斤啊!

    要知道,整个房州城,一冬的用炭量差不多也就这些。

    接下来,吴宁要想的就是,怎么让整个房州都用上他的乌竹炭,彻底垄断房州市场,这可和当下只下山坳这几口窑的格局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条件允许,甚至可以把房州乌竹炭打造成品牌,向周边的东面的襄州、南边的川蜀、西北的长安、洛阳辐射。

    想到这儿,吴宁一挑眉,笑呵呵地看向秦秦妙娘。

    “你说孙宏德会不会网开一面,免了南下巴蜀的过税?”

    “啊?”

    秦妙娘一惊,“向南的过税?好像往南的官道就没有交过税的啊?”

    “嘿嘿。”吴宁贼贼地一笑,“以后就有了。”

    ......

    ————————

    吴宁所说的过税,在外人听来有些云里雾里,可是唐人听了,却是一听便知。

    这涉及到大唐的税制,还有大唐最重要的两条商路之一。

    大唐的商税实行两税制,即“住税”和“过税”。

    所谓住税,就是市坊固定商家的日常征税:“居者市繁,谓之住税,每千钱算三十。”

    也就是说,按照所售货物的价值,征收百分之三的市集营业税。

    而过税,就是过路税钱。

    一般官府于官道设所,也是按照货物流通的价值:“行者赍货,谓之过税,每千钱算二十。”也就是百分之二。

    当然,也有“走私”的,就是不走官道税所,私运货物,但是朝廷也不是吃素的,防着你这一手呢。

    别被抓到,“贩繁而不由官路者罪之。有官须者十取其一,谓之抽税”,这一点还是很人性化的,没全没收,但要抽高额税率,百分之十。

    你想走官道,但是瞒报货物价格也不行。

    “有敢藏匿物货,为官司所捕获,没其三分之一,以其半异捕者。”

    思意就是,你瞒报多少,其三分之一就归官府了,二分之一则是奖励举报之人。

    再加上,唐代不施行食盐官营,也就是把盐的经营权交给了民间。所以,历代私盐走私的问题,在大唐是不存在的。

    商税又低,也就没什么人冒着犯法的风险走私了。

    大家都遵纪守法,走官道交过税。

    ......

    至于大唐两条最重要的商路,一条是联通黄河、长江的京杭大运河由南向北的水路。

    隋炀帝人是挺暴躁,不计民苦弄了这么一条运河,可是却便宜了老李家。

    不论是南粮北调,还是沿海的海贸把万国奇货直运京师,这一条水路对大唐的影响,都可以说是极为重要的。

    而另一条,则是北起长安,南至益州的这条连接中原与巴蜀的陆路商道。

    四川盆地,无论哪朝哪代都是一个重要的生活物资供给地之一。

    在大唐,巴蜀之地更是达到了顶峰,无论是盐茶、麻纸,还是粮食米酒,又或蜀锦丝绸,样样都是当世最紧俏的货物。

    所以,由长安向南,经房州等地入蜀的这条商道,是仅次于京杭运河的存在。

    更是缔造了,天下富甲是扬州,次之益州的不世美名。

    可是,就是这么一条天下第二的陆路商道,秦妙娘为什么说没有交过税的呢?

    这是因为,这条商道主要是巴蜀向中原腹地输送血液,也就是从益州往中原运送货物。

    北上的商贾自然要交过税,可是把货物运抵长安之后,一般的商队都是空载而归。

    因为相对巴蜀的富饶,什么都不缺,中原地区没有什么值得贩卖的东西。

    就算有,一路各州税所收下来,运到蜀中价格大涨,也没什么油水了。

    吴宁现在琢磨的是,如果从长安空车回来的蜀商,能在房州装满了乌竹炭再南下,而孙宏德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不收南下的过税......

    那这个廉价的运输成本基本就等于没有,足以保证乌竹炭在巴蜀的市场竞争力。

    这里的商机可就大了去了,得多少炭能填饱那么大一个四川盆地啊?

    他就算再忽悠十个陈家庄那么大的炭厂,好像也不够吧?

    ......

    “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

    老祖君一看吴宁那个表情就不太对,结果吴老九把他的想法一说,把老祖君吓的直接就坐地上了。..

    “你这娃子,还真敢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