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一七一章 问个姓名,报个来处
    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好死不死,宋之问正好就是襄州大令。

    换了任何一个人,哪怕官再大点,以孟老头儿的古道热肠,也要为吴宁周旋一二。可是襄州大令,那他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孟家就在襄州,家大业大,得罪了大令,岂会有好果子吃?

    “要不这样吧......”

    孟老丈苦思良久,终还是心存侥幸。

    “孙驿丞可否缓一会儿再来?”

    “你要干嘛?”驿丞翻着白眼,“你不会是想把人放跑吧?”

    “那也没别的办法了啊!”孟老丈道,“能不能跑回房州,且看他们的造化。之后又有何灾劫,老夫却是也管不着了。”

    “可是今日....”孟老丈诚恳地看着孙驿丞,“你孙驿丞总不能让老夫看着几个娃子,在眼皮底下断了前程吧?”

    “你!”孙驿丞都快骂娘了,心道,这老头儿怎么就不知道进退呢?

    这帮愣头青当街喧闹,不知悔改,还殴击官员,这般不知分寸的糊涂旧故,你也要死保?还想着搭救?

    那可是襄州大令,攥着你孟家命根子的“父母官”!

    “来人!把孟老板请到外面去透透风,别他娘的在老子面前犯糊涂!”

    “啊?”孟老丈大惊,还没回过神来,驿卒已经是一左一右,勒住了他的胳膊。

    “不可!不可啊!”

    “什么可不可的。”孙驿丞瞪着眼,靠到他耳边,“老哥哥啊,咱这也是为了你好,不能让你犯糊涂。”

    说着话,招呼驿卒:“带走!”

    ......

    孟老丈被强掳出院,孙驿丞这才回转身形,缓步走到吴宁等人身前,双手抱拳,“几位,.得罪了。”

    吴宁淡淡一笑,与孟道爷对视一眼。

    二人刚刚说话,刻意压低了声音,就是不想让吴宁他们听见。

    可是,院子本来就不大,多多少少也能听了个大概。

    况且,别忘了,孟道爷可是会读唇语的。

    所以,二人在那边说了些什么,吴宁这边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此时孙驿丞上前,吴老九也是一点都不意外。

    对孙驿丞来找他的麻烦,不但没有怨气,反而觉得这汉子挺仗义的,这事办的没毛病。

    淡然一笑,“孙驿丞是吧?”

    “这是来拿人的?”

    “拿人?”孙驿丞眯眼道,“本宫非是府差,何来拿人一说?越权之举,却非吾所能也。”

    “实不相瞒,本官就是来问个姓名,讨个出处。”

    “几位殴官行凶,本官虽无缉拿之权,却是要问明白姓名来处。也好向上官疏奏,让有权缉拿的来整治诸位,对吧?”

    “哦。”吴老九懂了。这个问个姓名,讨个出处,倒还真是孙驿丞职责所在,不算越权。

    这叫:点验过所。

    之前说过,吴宁等人出游,要官府开据“过所”,也就是唐人出远门所持有的“通行证和身份证”。

    而且,就算有了过所,也不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目的地是早就定好的,时间也是定好的。

    比如,开据的是从房州到襄州的过所,你却跑到京城去了,那是不行的。一年前开据的过所,一年后再用,也是不行的。

    别想着钻空子,因为投宿、过卡都要登记查验过所。

    没有这张过所,你就是逃户,被发现要治罪。

    有了这张过所才能叫合法出行,可以走官道,住客店。

    而查验一地民宿是否收容没有过所的逃户,或者过所失效,当然就是官驿驿丞的职责。

    所以,孙驿丞当然可以名正言顺地来问“姓名、来处”。

    可是,孙圣丞不知道,这姓名、来处,他特么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

    “就,就问个姓名、来处?”吴宁也很是意外。

    心说,不对啊,宋之问好温柔啊!还知道不越权,依法办事了?

    他哪知道,这是孙驿丞不想为了宋大令越权,才使出的权益之计。

    孙驿丞的想法是,我帮你把人查清楚,之后是抓是闹,那是你襄州府衙的事儿,跟我没关系,老子才不替你扛这个雷呢!

    结果啊,孙驿丞是聪明人啊,马上他就知道,这份谨慎救了他一命。

    “当然就是来问姓名、来处!?怎地?你当本丞是不法昏官不成?”

    “没没。”

    吴宁无语,一摊手,“那,你就问吧!”

    “嗯。”孙驿丞点头,“来人!细细查问,不得有失。”

    “是!!”

    一众驿卒一拥而上,一个盯一个,当真是细细盘问起来。

    “哪里人士?姓什么?”

    吴宁闭着眼,还挺配合调查:“房州下山坳,姓吴。”

    “嗯。”驿卒点了点头。

    “过所拿来一观。”

    ......

    这边太平也在被问,咱们公主殿下还挺新鲜,长这么大,还没人问过她姓什么叫什么。

    “京师长安人士,姓李,名令月。”

    “哦,对了,现居东都洛阳呢!”

    得,她生怕人家不知道,又多说了点。

    ......

    那边李重润兄妹也和太平差不多,“房州人,家住城中永安坊天字号,姓李。”

    “哦,我爹叫李显,家母姓韦,你们认得吗?”

    驿卒一撇嘴,“什么李显李现的?不认识,过所拿出来!”

    ......

    “过所拿来一验!”

    孙驿丞正盯着孟道爷,一通连珠炮听得孟道爷直撇嘴。

    摊手道:“贫道没过所啊!”

    “没过所?”孙驿丞大惊,心说,你还真狂啊?

    “没过所还敢出来?不怕王法吗?”

    “因为我是贫道啊!”孟道爷根本就是在逗孙驿丞玩。

    道士要什么过所,人家那叫度牒。

    “哦哦。”孙驿丞这才反应过来,一阵面热,对孟道爷更是厌恶。

    冷声道:“哪家道观,姓甚名谁?据实道来!”

    “房州问仙观,孟苍生!”

    “法牒拿来。”

    孟道爷自无不可,把度牒递上。

    孙驿丞翻开一看,登时皱眉。抬眼看向孟苍生,“你不是说,你是房州问仙观的吗?”

    “对呀!”

    “那这法牒之上,怎么写的是嵩山嵩阳观!?”

    说到这儿,孙驿丞自己不由一皱眉,这嵩阳观的名字,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

    正在疑惑,却是驿卒们收了众人的过所,一齐送到孙驿丞面前。

    “这帮人不对啊!”

    有驿卒警惕性极高,“有房州的,有长安来的,根本不是一地出行。”

    把一摞过所递到孙驿丞手里,“还请驿丞细细点验,莫要放过凶徒。”

    “嗯!!”

    孙驿丞深以为然,加上手里这个嵩阳观冒充问仙观的,这帮人确实大有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