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二三零章 七姓十家
    吴宁当然自有打算,只不过,到现在为止,太平也好,狄仁杰也罢,实在看不出他到底是怎样盘算的。

    诚然,就算岑长倩能平安而归,可是,以岑老爷子的性情,他甘愿做一孤臣,也很难为吴宁所用。

    说白了,岑长倩心中装的是社稷,是君子德行,对于你们李武两家争来斗去,帮谁不帮谁,老爷子只认一个理,绝难认情。

    就像他一心想让李贤上位一样,不是因为李贤给了老爷子多少人情,而是岑长倩觉得,就应该是李贤。无论才智,还是长幼,包括对大唐的一丝情愫,老爷子也觉得,应该就是李贤当太子,与个人利益却是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这也是太平和狄仁杰想不通的地方,固然武承嗣因为吴宁算计得了储位,成为众矢之的。

    可是,这与吴宁何干?他依旧是个江湖草莽,上不得台面。在朝堂之上,依旧是无根无萍,掀不起什么风浪。

    当然,开始的时候,狄仁杰和太平觉得,吴宁可能想走另外一条路,那就是,亲近武则天。

    只要他能想办法与女皇搞好关系,那么笼络朝臣来建立自己的一方朝堂势力就可以放一放。

    毕竟这个天下是武老太太的,如果能把她哄开心,那也就什么都有了。

    可是,吴宁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

    从他第一次见武则天的表现来看,他自己就把这条路封死了。

    回想当日在大殿之中,以吴宁的聪明,他如果想给武则天留下好印象,是绝不会那般强势的。

    别人也许不清楚,可是狄仁杰和太平会不知道吗?

    吴宁是真正八面玲珑的角色,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天下间也找不出几个比他更明白的人了。

    可是,反观当日,吴老九骂岑长倩,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去表功,把众人都当傻子一样,唯独他一个智者一般的陈述突厥的野心。

    种种作态,并非是一个聪明人的做法。

    说白了,那一天在大殿上,吴宁确实展现了实力,也让所有人知道他聪明的一面。

    但是,在武则天眼里,他并不合格,甚至老太太有点厌恶这个轻青人。

    为什么?

    吴宁为什么要如此表现?

    狄仁杰想不通,知道穆子究就是吴宁的太平也想不通。

    甚至咱们的公主殿下有种感觉,现在的吴老九,似乎和八年前不一样了,连她也琢磨不透了。

    ————————

    不管怎么说,长路镖局的总镖主进京,先是撩拨了安乐公主,一首绝诗名满神都。紧接着,又是殿前逞威,把一群王爷宰相震的够呛。没过两天,又在太平公府的府里被“关门迎客”了。

    总之,经过这几日的折腾,穆子究之名在神都算是彻底火了。

    连带着怀仁坊的李宅门前也成了洛阳城中最为热闹的所在,不但豫王、梁王、魏王这段时间来了好几回,安乐公主更是常客,连一些朝中大臣时逢休沐,也会送上拜帖,要与穆家兄弟一会。

    这其中,便有一位名叫卢松的户部侍郎。

    “卢松?”吴启掂量着拜帖,甚是玩味,“本公子还是白衣,连明经还没过,这范阳卢氏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呵呵,面子十足啊!”

    吴宁斜了他一眼,懒得打击于他。

    接过拜帖,也有几分调侃,“第一个来的是范阳卢氏,这倒是咱们没想到的。”

    虎子皱着眉,“范阳卢氏怎么了?不就是五姓七望吗?不鸟他,他就是个屁!”

    “呵。”吴宁干笑一声,与虎子解释道,“范阳卢与别的五姓七望不同。”

    “怎么说呢?范阳卢论家底和势力,应该是山东世家之中实力最雄厚的一家,但却是其中最低调的一家。”

    后世人说,五姓七望或者七姓十家其实是一样的,说的都是山东世家。

    这里的山东,不是后世的山东,而是指太行山以东。

    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和太原王氏。

    其中有李、崔、卢、郑、王五个姓氏,遂称“五姓”。

    但其实,陇西李与赵郡李不是一个“李”,博陵崔与清河崔也是两回事。

    两个李与两个崔不算是一个姓,所以也有“七姓”之说。

    这其中,清河崔又分出崔宗伯、崔元孙两支。

    范阳卢则更为繁盛,分为卢子迁、卢泽、卢辅三支宗族。

    所以,就有了七姓十家之解。

    那么很多人不理解,这七姓十家或者五姓七望,到底厉害在哪里?为什么强如李世民,狠如武则天,都不能做到彻底铲除呢?

    原因很简单,只一句话

    打从魏晋南北朝开始,一直到唐末,这整整五六百年的时间里,中原王朝的皇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能算是傀儡,真正掌握王朝命运、天下权柄的,就是这些世家大族。

    如果往上再追述,这些世家大族从春秋战国、先秦百家的时代就已经活跃在各个政权的权力中心。

    到了魏晋时期达到了顶峰,而且,这一兴盛就是整整五六百年。

    当然,这其中有一些也抵不过历史的大潮消失在时间长河之中。到了唐代依旧存世,而且依旧鼎盛的,自然也是其中佼佼者。

    你还别不信,强如唐太宗,号称真正的千古一帝,可就连他,也只能说在某一方面的做到了皇帝的一言决断。多数时候,他也得看世家的脸色。

    包括李唐的这个李,自称是陇西李氏,其实

    其实是李二往自己脸上贴金,硬去高攀人家陇西李。

    而世家根本就瞧不上李二,嫁公主人家都不愿意要,嫌弃你血统不够纯正。

    而李世民终其一生,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彻底剿灭世家,把权力彻底地掌控在皇权之下。

    可惜,李二到死都没能实现。

    到了武则天这里,倾覆世家同样是武老太太最想干的事儿。

    可是,她大力扶植科举也好,专权武姓近戚也罢,甚至大兴酷吏,也只是剐掉了一点世家的皮毛,未伤筋骨。

    七姓十家人家伏蛰了几年,生生把老太太熬死,之后怎么样?还不是大摇大摆地跳出来,继续左右中原命运百年之久!

    总之,铁打的世家,流水的王朝。任你谁来坐天下,都离不开世家,也只能任世家摆布。

    七姓十家,人家就是这么牛叉,爱谁谁!

    而范阳卢氏,又是世家之中数一数二的存在,一姓三支,个个盛极当世,且是最为聪明的一家。

    吴宁之所以意外范阳卢第一个找上门来,也正因此处。

    现在的武老太太狠辣无情,最为强势,范阳卢是第一个避其锋芒,暂且退居幕后的一家。

    如今放眼朝堂,卢氏一族最高的朝官也就是这个做到户部侍郎的卢松了。他能主动前来,吴宁倒真有点好奇,这个卢松此来何意?

    吴宁吩咐虎子,“请进来吧!”

    言罢便与吴启厅中落坐,等着卢松来见。

    不多时,虎子引着一位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步入厅中,吴宁一看

    嗯,世家出身就是不一样啊!

    先不说这人身形气度,单是这三十多岁的侍郎就足以说明问题。

    起身迎出两步,吴宁微微颔首,“卢侍郎光临寒舍,子究有失远迎了。”

    卢松拱手回礼,“子究先生客气,松冒然来访,倒是冒失了。”

    “请!”吴宁伸手一让,与卢松分坐主宾。

    一通寒暄之后,卢松也终不再磨叽。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好磨叽的,与吴宁本来就是第一次见,而且,别看吴老九手握长路镖局,又是名师陈子昂的弟子,可是,在卢松眼里也就那么回事儿。

    没错,就那么回事儿!这里面是存在“鄙视链”的。

    绿林草莽被老百姓看不起,觉得他们都是强盗;老百姓又被文人看不起,觉得他们都是市井刁民;文人又被武将看不起,觉得他们都是小白脸;而武将又被皇族看不起,觉得他们都是莽夫。

    至于皇族

    又被世家看不起,当他们是爆发户。

    于是,在卢松这种世家子弟眼里,除了自己,你们都是土鳖。

    别说什么陈子昂了,根本不够看,今天能来主动见吴宁,确实是有意结交,可是,也就那么回事儿。

    在卢松的认知里面,我能和你一个江湖草莽结交那就是给足了你面子。

    当然,卢松也不是什么脑残二世祖,这些话还不至于明着说,可是骨子里的骄傲却是藏不住的,一看便知。

    “松便就直说了吧,也不耽搁子究先生的时间。”

    卢松始终隐隐保持着一种高傲的客气。

    “今日前来,是受家父之命,与子究先生谈一笔生意!”

    “哦??”

    吴宁一挑眉头,终于知道这位是为什么来的了。

    原来不是为了朝堂,而是生意,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

    范阳卢如今隐而不发,朝中示弱已久,可是,当官的少了,那家族上上下下几千号人口也得吃饭吧?光靠祖先积攒的土地吃租子,在当下的大周可不什么好营生。

    现在什么最火?

    自然是生意,是联通四海遍布天下的长路镖局啊!

    “那”

    “卢侍郎想谈什么生意?”

    “子究先生有所不知”卢松淡然道“河北诸州,一直到鲁地入海,这一段大片的商业往来,小到民生百业,大到钱粮运转,都我范阳卢氏影子”

    “哦”吴宁感叹,“那卢家的生意做的可是不小。”

    至少他的长路镖局没法和人家比

    “算是小有成就吧。”卢松也不谦虚,“正因如此家父才觉得,与子究先生有生意可谈。”

    “卢侍郎请说下去”

    “家父的意思是可否让卢家的商队护卫,挂长路镖局的名号通走四方?”

    “当然了。家父有言在先,总不会让子究先生吃亏,我卢家愿意每年都向长路总镖局奉上年资,全当是借道钱。”

    “”

    操擦

    吴宁心说可以啊!

    这小算盘打的精啊!!

    这不就是加盟吗?看来古代也都特么是人才!

    不动声色的淡然一笑,“可是”

    “如今河北诸州都有我长路分号,我为什么还要舍本求末,放着自己镖局的生意不做,让给卢家呢?”

    “呵”

    卢松自信一笑!“松也知此暗有些难为子究先生,不过”

    卢松看了眼吴启,“子期先生欲行朝堂,总要有些依靠。”

    “松可以承诺,若先生肯放弃河北诸州的分号,让利我卢家。那么卢家与穆家便是朋友。”

    “我想”

    “加上这一条,子究先生,当是无法拒绝吧?”

    “朋友!!”吴宁呆愣愣的看着卢松,这个条件可是开的不小啊

    范阳卢氏的朋友,很牛的样子

    “真的就是朋友了?”吴宁一脸惊讶。

    “当然。”卢松倨傲道“我范阳卢氏的承诺,难道子究先生信不过吗?”

    “别的不敢保证,起码可为子期先生铺平朝堂之路,保其步步高升!”

    “厉害!”吴宁竖起一个大拇哥。“当真是厉害!”

    转说看向吴启,“你怎么说?”

    只见吴启一撇嘴

    “好是挺好,可这空口白牙的”

    “哥啊”吴启贱态乎起,“你可想清楚了啊,咱们撤出河北那可是实打实的撤出来了啊。”

    “可是人家一句话,是不是真的,那可就只有一句话啊!”

    “也对”吴宁深以为意,又看向卢松,“那卢侍郎怎么说?”

    卢松“”

    卢松表面无语,心里却是越发瞧不起这两兄弟,心说土匪就是土匪见不得什么世面!

    声音渐冷“子究先生觉得,怎样可以为信?”

    “这个”

    吴宁还真就低头琢磨了起来,“就这么一句话,确实有些”

    “有些不稳妥哈”

    “要不这样吧!”吴老九心生一计,“嘴上朋友,当然不足为信。”

    “可是有了实际关系的朋友那就是两回事儿了。”

    “”卢松皱着眉,“你,你待如何?”

    “咱们结个亲家吧!”吴宁猛的蹦出一句,差点没把卢松吓死!

    只见这货一把拉过吴启,“你看我弟弟怎么样?”

    “要模样有模样,要才学有才学。”

    “卢侍郎可有姊妹?”

    “实在不行女儿,侄女也行啊!”

    “与我家子期结上一门亲,到时候咱们不但是朋友,还是亲戚。”

    “那这事儿不就成了!?”

    “”

    卢松都特么听傻了

    心说小子精明啊!!

    可是你他娘的发什么春梦呢?

    我范阳卢氏的女人,也是你们配娶进门儿的?

    冷声道“子究先生还是换一个吧!”

    “怎么?”吴宁只当没看见他脸上的不悦,“卢侍郎家中没有女人?”

    “非也!”卢松挺直腰板,“而是不太合适。”

    “怎么不合适?觉得我家子期配不上卢家女儿?”

    “呵子究先生何必说的这么直白呢?”

    “哦!”吴宁挑起眉头,脸色阴森。

    “你瞧”

    “卢侍郎果然没把我们当朋友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