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二五一章 彻底榨干
    进到牢中,就见卢嵩之等人身着囚服,窝在烂草堆里,别提多狼狈。

    来俊臣亲手打开监牢,亲自把狄仁杰和吴宁请入其中,然后调头就要走。

    吴宁来了一句:“来公不留下来听听?日后也好撇清干系嘛!”

    “别!”来俊臣赶紧摇手,“二位都是神仙人物,别拿俊臣开玩笑。”

    我傻啊?还有心思在这儿听着?你们说过什么,干过什么,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

    “几位慢聊,俊臣尚有公务,不便多陪。临走,叫牢差把门锁上便是。”

    说完,都不给吴宁挽留的机会,用跑的,逃出了大理寺监牢。

    “呵呵。”眼见大名鼎鼎的来俊臣这般狼狈,身带枷锁的卢嵩之笑了。

    “连酷吏来俊臣都对二位避之如疫,当真是不简单啊!”

    “咳咳。”狄仁杰清了清嗓子,“还行吧!”

    “那不知二位来此,所为何事?”

    其实,卢嵩之也没想到,他们是随凯旋大军一起回的京,也就是刚刚被大理寺收监,屁股下面的烂草还没捂热呼呢,这两位怎么就来了?

    “所为何事?”

    狄仁杰看向吴宁,问他吧。

    而吴宁浅笑依旧,看着卢嵩之等人。

    “恭喜诸位,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什么意思?”大伙儿没懂。

    “我是说,陛下已然有所意动,应该很快就会放你们出去了。”

    “什么!?”

    卢嵩之腾的一下蹿了起来,“你你你,你再说一遍?”

    假的吧?

    虽然之前吴宁答应过要救他们出去,而且还是用自己身家性命作保。

    卢嵩之也多多少少还是相信吴宁有这个本事,可以救他们出去。

    可是......

    这也太假了,他们可是刚到京城,这个吴老九就把事儿办完了?

    “九郎此话......当真?”

    只闻吴宁道:“卢公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不,不像。”

    “不像就好。”吴宁也懒得和他们废话。

    “我今日来,是向各位要一样东西。”

    “田契。”

    “!!!”卢嵩之等人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摇头,“什么田契?”

    崔家族长更是辩解道:“田,田契不都让朝廷抄没了吗?我们还哪,哪来的田契?”

    吴宁眉头一皱,“不认是吧?”

    “不是不认,是真没有!”

    “哼!”吴老九怒了,特么就是一群二逼守财奴!

    冷然道:“七姓十家,号称千年世家,亲众十数万,家宅抵半城。”

    “可黑齿常之抄没的田产一共就十几万亩,你们当我傻吗?当女皇傻吗!?”

    “......”

    “......”

    “......”

    众人低头不语,显然无可辩驳。

    确实有点太扯了,七姓十家,整个山东都是他们的。那可是中原最大的粮仓,田亩之多不计其数。

    而历朝历代所说的土地兼并,说的是哪儿啊?就特么是山东河北的土地兼并啊!

    那里简直就是华夏朝代兴衰的晴雨表,一但这一区域的土地被世家大族吞并光了,那朝廷的农税基本也就告吹了。

    所以,就十几万亩?你蒙谁呢?

    这几个老东西是肯定有藏私的,平时是为了逃避田亩税赋,这个时候,则就是他们寄予希望的翻身老本了。

    毕竟十几万人的大抓捕不可能没有漏网之鱼,卢嵩之他们还想着自己若是能翻身,或者逃出升天的族众,靠这个东山再起呢。

    只是,他们也不想想,武老太太什么脑子,吴宁是什么脑子?看不出来这点小猫腻吗?

    “交出来吧!”

    吴宁好言相劝,“这些隐瞒的田产,对于你们来说不是什么保障,而是催命符!”

    “......”

    “......”

    “......”

    众人还是低头不接吴宁的话,一个个满脸的肉疼。

    倒是卢嵩之思索半晌,咬牙开口,“老夫且问一句。”

    “问。”

    “这个田产,是九郎要吗?”

    “哼,我对你们的田地没有半点兴趣。”

    “那就是女皇?”

    “对!”

    “那能不能......”卢嵩之心存侥幸,“能不能等陛下查到了再交?万一....万一她查不到呢?”

    “呼。”吴宁彻底无语。

    人生最可悲的事儿,就是特么人死了,钱没花完。显然卢嵩之就想奔着这条道去了。

    “卢公自己说,陛下没看出端倪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不大。”卢嵩之实话实说,“可是,总有一点可能吧?”

    吴宁道:“那卢公想想,陛下为什么大军在山东的时候没有追究呢?”

    “这....”

    “我来告诉你。”吴宁平静地盯着卢嵩之,“因为那是女皇的最后一招重锤。”

    “毕竟是十几万的人命,毕竟是千年世家,女皇不得不留一个后手。”

    “万一朝中意见不一,她就可以把这一招用出来。”

    “卢公觉得,当你们私藏的田产,逃避的税赋,大白于天下,还有谁会为你们说情呢?”

    “!!!!”卢嵩之傻眼了,“这,这么说....”

    “交出来吧!”吴宁恳切地对一众世家族长道,“只有交出来,女皇才能彻底放心,世家才真的能活命!”

    “......”

    众人面面相觑,良久。

    “好吧!”卢嵩之终于屈服,“九郞....九郎去吾儿卢松的府宅,暗账都埋在他家。”

    ......

    崔氏族长一见卢家已经交出来了,那自己也没有挣扎的必要。

    颓废地指着牢房对面的另一间监牢,“小儿崔习就关在那间,暗账都在他的....他的心里。”

    ......

    ————————————

    当天夜里,随着吴黎的一声,“挖着了!”卢氏埋在卢松家里的那套暗账终于被挖了出来。

    陪着吴宁一起在这儿等的狄仁杰赶紧亲自上前,跪在土坑边儿上,接过一个油纸包裹。

    老胖子迫不及待地打开,借着火把,展开细观。

    “我的个好天啊!”

    狄仁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茫然看向吴宁:“这里是六百三十余.....万亩!加上崔、李、王、郑几家......”

    “九家私藏、借户、假量等隐瞒的田亩总数,已经超过了四千万亩?”

    狄仁杰用的是问句,即使他已经再三确认过,仍然不敢相信这帮人居然藏了这么多地。

    四千万多亩?

    狄胖子依稀记得,前几年,户部统计的大周现有实税耕地不过两亿亩之数。

    世家这一下就是四千万,差不多是天下田亩的五分之一,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现在狄仁杰有点理解,武则天为什么非要置世家于死地了。

    该杀啊!!

    而且也值啊!!

    四千多万亩啊!全部归了朝廷,武老太太是自己贪下归于制库,还是分于百姓,运作的空间极大,换了是谁也得动心。

    抖着暗账,“怎么办?”

    吴宁还在心里细算着:四千多万,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儿了,世家这回算是被彻底榨干了。

    听狄仁杰问自己,只道:“交上去便是。”

    狄仁杰一听,略有犹豫,问了一句,“要不,你再想想?”

    四千万亩地啊!狄胖子都动心了。

    “算了吧!”吴宁摇头,露出一个似有深意的笑容“烫手,谁碰谁死!”

    “......”

    狄仁杰愣了,话是这么个话,可是,为什么狄胖子总觉得吴宁那个笑容不简单呢?

    “喂!我说,你不会又憋着什么坏呢吧?”

    狄仁杰算是看明白了,吴宁用心思是一环套一环,你根本不知道他这是结局,还是开始。

    看着手里的账册,心说:

    老夫倒要看看,谁敢碰这个金山!

    ......

    。

    ————————————

    咦?今天更了一万三哎!!

    怎么样?还可以吧?

    值不值几张保底月票?

    够不够资格歇个五七八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