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二八九章 琢磨不透
    “长安城造监?”

    相对于武承嗣与太平公主的紧张,李显与李贤兄弟却是有几分轻松。

    此时,李显念叨着老太太这道新旨,抬头道:“这个穆子究......功劳也不少吧?”

    “之前,似乎母皇也没怎么不待见于他,怎么......怎么就突然失宠了呢?”

    苦笑摇头,“长安城造监?这莫不是捧杀之计吧?”

    长安城造那是谁都能碰的吗?

    别说是他穆子究,就算是他李显,还有他兄长李贤,对于那个肥缺都是想都不敢想。

    没办法,没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儿。

    没有那个实力,谁上去谁死的快。

    “捧不捧杀,且还另说。”

    李贤轻笑搭话,“不过,穆子究到了长安的日子,怕是不太好过。”

    “对了。”李贤又想起一事,“他的那个弟弟穆子期也派了万年县令?”

    “正是。”

    “啧啧啧。”李贤砸吧着嘴,“那还真有点像捧杀了。”

    李贤低头沉吟,“如此说来,皇弟当让裹儿离他远一点了,以免引火上身。”

    “对对对!!”

    李显忙不迭的点头,最近李裹儿与穆子究走的实在太近了。

    如若穆子究真的是不得武则天喜欢,那裹儿还真得离他远些呢!

    “晚间回府,我就与裹儿细说。”

    ......

    另一边,武三思也在琢磨这个事儿,且他的心思还比其他人多些。

    因为他还在怀疑穆子究是吴宁呢啊!

    联系上这一层关系,那个长安城造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捧杀了。

    你想啊,如果他真是吴宁,去了长安......

    万一,万一让他把差使办成了呢!?

    那穆子究在朝中的地位,还不蹭蹭地往上窜?而且......

    而且还有一个要命的事儿,那就是贺兰氏,还有贺兰敏之的那个老丈人杨家,可都在长安。

    想到这儿,武三思都牙疼。

    “老太太这是派的什么差?怎么尽往人家刀口上撞呢?”

    这要是让他们连成一气,穆子究得了杨家和贺兰家两家之助,再加上穆子期去了万年县,三相助力之下,难度立减。

    兴许还真能办成?

    这可怎么办?

    武三思慌了,那特么不是正中穆子究下怀?

    急得武三思在厅中直搓手。

    “爹!”恰好武崇训看见了。

    “您这是.....拉磨呢?”

    “滚!!”

    把武三思气的啊,有这么说你老子的吗?

    武崇训一缩脑袋,溜溜儿就要“滚”

    “回来!”

    哪成想,武三思把他又叫住了。

    “问你个事儿。”

    “啊?”

    武崇训一苦,“您...日理万机,运筹帷幄的,什么事儿还用问我?”

    武三思眼睛一立,“运筹帷幄那也有力有不歹的时候!!”

    “怎地?我是你老子,还不能考校你了?”

    “行行行行!”武崇训一脸不耐,“问吧。”

    “好!我来问你,这穆子究去了长安城造,怎么才能让他去不成呢?”

    武崇训反问:“为什么让他去不成?”

    “这......”

    好吧,有些事儿还不能让这个不着调的儿子听了去。

    “这你别管!只管说,怎么让他去不成!”

    “切。”

    只见武崇一撇嘴,“有什么可不能说的?不就是上次那个告密的说穆子究是个什么吴宁吗?”

    大马金刀地往那一坐,“您不说,我也知道啊!”

    “嗯?”武三思又瞪了眼,“你,你怎么知道的?”

    武崇训道:“梁王府就这么一点大,什么事儿瞒得过明天?”

    “爹!”

    武崇训一副教训老子的作派,“您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武三思:“......”

    只见儿子跳的不行,指点江山,“他去不去长安,和你有什么关系?”

    武三思:“......”

    “他不是吴宁,和您关系不大。”

    “他是吴宁......”武崇训一摊手,“那不正好?”

    “他是吴宁,您又知道他是吴宁,那他只剩和您联手一途。要是他把长安都搞定了,那不就更好了?”

    “你!!!”

    武三思气的啊,怎么生了这么个不孝之子?

    瞪着眼珠子,“你跟谁说话呢?反了你了!”

    可是转念一想,亲儿子说的对哈!

    这特么穆子究去不去长安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要是吴宁还把长安拿下了,那岂不是更好?

    “嘿嘿嘿。”

    想到这儿,武三思又乐了,拍了拍武崇训的肩膀,“不错,不愧是我儿子!”

    ......

    ——————————

    怀仁坊李宅。

    “长安城造监?”

    武老太太这一步棋让吴老九也有点看不懂,负手踱步,绕得一旁太平和吴启都有点发懵。

    “她怎么想起把长安城造给我了?”

    只见太平一翻白眼,“本宫也是奇怪,怎么把长安城造给你了呢?”

    吴宁道:“经过如何?老太太是怎么想起把长安城造监交给我的?”

    太平摇头,“也没什么经过啊?”

    “就是本宫进宫去给老太太请安,正好碰见了武承嗣,也就闲聊了起来。”

    “后来聊着聊着,老太太突然问了武承嗣一句:‘听说白云子司马承祯都被你收做了门客?朕可是请了他多次,都请之不动呢!’”

    “然后得到武承嗣肯定的答复,老太太还夸了他几句,说他知人善用。”

    “随后就突然来了那么一句,让穆子究去长安城造吧!”

    吴宁:“......”

    好吧,吴老九更糊涂了。

    先提到了司马承祯,随后就任命了他。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这两件事同时出现,貌似是有着什么关联。

    可是,就算有关联,也不是这么一个关联。

    说白了,司马承祯是潘师正的弟子,也就是肖老道的师侄。如果老太太通过他联想到了贺兰敏之,联想到了吴宁,这都很正常。

    而正是司马承祯进梁王府的这个当口儿,吴宁又作掉了李谌,加上之前老太太就对穆子究这个身份有怀疑,她因而再次生疑,也是顺理成章。

    这些都在吴宁的料想之中,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把司马承祯留下,一部分的作用也正是加深一些人的疑心。

    有疑心就会有所行动,从而把暗处的那个人引出来。

    但是,问题就在这儿。

    老太太既然怀疑吴宁,那就更不应该把长安城造这个任务交给他了,更不会连万年县令都给了吴启。

    说实话,武则天的这步棋有点妖,太特么天马行空了,吴宁着实猜不透。

    长叹一声:“姜......还是老的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