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三一二章 多吃多占
    “不是,你先起来行不行?”

    太平扑在吴宁身上,弄的吴宁直躲,“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这香喷喷、明艳艳的一个熟妇,吴老九哪受得了?

    “没事!”太平不以为意,“你是我弟弟,怕什么?”

    吴宁瞪眼,“弟弟更不行啊!”

    强行把太平支开,按在她自己的坐位上。

    却不想,这一幕正被进厅的高泰看了个真切,小高同志很识趣地把眼睛捂上,又退了回去。

    啧啧啧,大白天的,你们要干嘛?

    确定面首无疑啊!

    而太平和吴宁都“专注彼此”,也没看见小高同志进来。

    嗯,也不对,应该是吴宁专注于让太平离他远点儿,而太平专注于怎么让吴老九帮她挣钱。

    “快说快说,有什么挣钱的法子,让姐姐高兴高兴。”

    “嘶......”吴宁嫌弃地倒吸一口凉气,“我可怎么看你都不像缺钱的样子呢?”

    “缺!”太平急了,“真缺!”

    “你不信?我让高延福给你算算哈。”

    “高延福!!”

    一想不对,高延福在洛阳呢。

    把太平急的,都忘了自己在哪儿了。

    “算了,本宫自己来吧!”

    “殿下,您叫小的吗?”

    高延福没来,小高同志屁颠屁颠地进来了。

    “滚!”

    太平哪有心思搭理他,一个字儿就给打发了。

    “好嘞!”小高同志屁颠屁颠地又出去了。

    “本宫给你算算哈!”

    “别的不说,咱们就说牙行吧!”

    太平现在像极了一个张家长李家短的长舌妇,就差盘腿做炕头儿了。

    “牙行这几个月啊,那简直就是吞金的饕鬄啊!每月支出没有个三四十万贯,是绝对下不来的。”

    “等会儿!”吴宁立时打断,“三四十万贯?”

    一脸惊愕,“你哪来那么多钱?”

    牙行现在吃钱,吴宁是知道的,毕竟给奴户赎身需要牙行预支赎身钱。这笔投入得到奴户到边地之后,开荒播种之后,才能逐渐偿还。

    可是,在吴宁的料想之中,太平的这个牙行主要起的还是一个牵头的作用。

    也就是说,这就是一个诱饵,当别的权贵看中商机,自然也就投身其中,进而补充拓边人口不足的问题。

    但是,吴老九可没让太平自己一个人干啊,她也干不过来!

    拓边需要的奴户何止几十万之众,太平哪来的那么多钱投进去?

    可是,这会儿听她那意思,一个月就砸三四十万贯?

    “你哪来的钱?”

    太平一脸呆萌,“管母皇借的呀!”

    吴宁:“......”

    吴宁一脑门子黑线。

    这事对他来说不重要,出了主意,吴宁也就不再过问了。

    可是,没想到啊,老太太和太平狼狈为奸了这是!?

    吴宁苦着脸,“没你们这么干的啊!多少给别人也分点汤水,否则会招恨的,你知道吗?”

    总有眼红的,太平这样全吃全占,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可是吴宁没想到,咱们公主殿下还挺有理。

    灿烂一笑:“怕什么?我身后有母皇,身边有你穆子究,本宫怕谁啊?”

    吴宁:“......”

    吴宁又明白一个道理:千万别和女人讲理,她们总能在你讲理的时候,拿不讲理的一套给你怼回去。

    “不是,那赎身钱有老太太给你出,你还缺什么钱?”

    “我得拓展川黔呀!”

    “你再等会儿。”

    吴老九脑子有点乱,“我没听错的话,川黔你还想占着?”

    奴户大多是随世家去东北,川黔地区确实需要银钱保障。

    可是你不能都占着吧?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那是你给我的呀?”

    “我给你的?”吴宁瞪眼,“我什么时候给你的?”

    “之前不是你说的,让我发笔大财,进入川黔吗?”

    太平扑闪着眼眸,看得吴宁脸都绿了。

    嚷嚷道:“那......那不是之前吗!?”

    “此一时彼一时,你都把东北占光了,一半儿的人口都在给你打工,你还想要川黔!?”

    太平一耸肩,“可那是你给我的呀!你答应了呀!”

    “我.....”

    吴宁一个屁都崩不出来了。

    “你狠!!”

    这不是贪得无厌嘛?可吴宁偏偏拿她还没办法。

    “你说你,堂堂公主殿下,要什么有什么,弄那么多钱干什么?”

    太平一听,她还委屈了呢,“那有什么办法?”

    站起身行,围着吴宁转圈,“你说本宫争权吧,又出来一个你,多半是争不出什么名堂的。那就只有拼命挣钱喽!”

    扶着吴宁肩膀,“放心,本宫亏待不了你!快说,你有什么办法让本宫再挣一大笔?到时有你的好处!”

    “没有!”

    吴老九算是打定主意了,可不能再让太平往兜儿里划拉了。

    “本宫有!”太平一点都不失落,“本宫有个法子,你帮帮姐姐呗。”

    “你有?”吴宁有点不信,“你有什么法子?”

    “你看哈......”太平慢慢引导,“子期是万年县令了吧?”

    “......”

    “你又是长安城造了吧?”

    “......”

    “长安城那么多公地,还不都在你们兄弟掌控之中?”

    重重地一拍吴宁,“多给姐姐我批几块地,那不就什么都有了!”

    “你歇菜吧你!”吴老九猛的站起来,摆脱太平。

    合着长安公地你还想占下??

    这个女人......

    想钱想疯了吧你?

    .....

    ————————————

    且不说吴宁现在被太平磨的是多么痛苦,刚刚完成从老正太到男人的转变的吴启,一脸容光,直奔万年县衙。

    之前说过,长安一府两县,万年县治下在长安东城,县衙所在也自然就在东城的宣阳坊中。

    宣阳坊是大坊,东西650步,南北350步。而万年县衙就占了整个宣阳坊的八分之一,对于一个县属而言,不可谓不气派。

    而和县衙紧挨着的,正好就是那个被武崇训说了一路的弘农杨氏宅邸。

    路过之时,吴启还特意好好看了看这个杨家。

    嗯,最终的结论是:还真特么是显赫至极,杨家的宅子比万年县衙还大了一倍。

    到了县衙门前,吴启大摇大摆地往里闯。

    “诶?诶诶诶?”

    看大门的衙差不干了,拧着眉头,“干什么的你就往里闯?”

    吴启一挺腰身,亮明身份,顺道还掏出公文度牒、中枢旨意。

    “通报上下,万年令穆子期,前来赴任!”

    得,衙差一挑眉头,好好看了看吴启。

    心说,府衙这消停日子算是到头儿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