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三五五章 请开始你的表演
    此情此景。

    一个是大周女相,小心眼的上官婉儿。

    另一个则是有太平公主做靠山,有恃无恐的兰晴。

    吴启夹在中间动弹不得,眼见就要凉透。

    吴老十现在,最想干死的就是吴老九。

    这孙子太不是东西了!这不明摆着要玩死我吗?

    恨恨地撇了一眼吴宁的方向,正好与吴老九幸灾乐祸的眼神儿对上,而且,吴老九还是极贱地指了指吴家兄弟那边。

    吴启往过一看,好嘛,更气了。

    只见几兄弟围在一起,正在看他的热闹。而且,桌上堆的都是银钱,显然是拿他开赌了。

    把吴启气的啊.,小宇宙都开始爆发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帮猢狲看老子的笑话!

    我是谁?我可是既能靠脸吃饭,也能靠才华的大周男神,能让你们看了笑话?

    想到这里,吴老十冷静了下来,心思电转,计策群出。

    猛的一转头,瞪向了兰晴,低吼一声:“松开!”

    不但兰晴吓了一跳,下意识松开了吴启,连上官婉儿都是一怔。

    还没等两个女人反应过来,吴启又发作了,依旧是对着兰晴怒喝:“本公子还没说话,你一个下人多什么嘴!?”

    一指脚下,“站在这儿,不许动,给我等着!”

    眼珠子往上一挑,嘴一撇,“我还不信了呢,反了你!”

    说着话,一把拉起同样呆愣的上官小婉儿,就消失在了兰晴眼前。

    “......”

    兰晴一阵不知所措,她没想到,一向温柔的公子会这么大声吼她。

    顿时委屈的想哭,可是又不想让人看见她哭,只能强忍着,五官都绷到了一起。

    心中更是哀戚,自己在公子眼中,果然只是一个奴婢,远不及上官婉儿来得重要。

    ......

    “拉我干什么!?”

    被吴启拉出去好远,上官婉儿这才反应过来,脸色羞红的甩开吴启的大手。

    “你...你干什么?”

    别看她和吴老十好像有那么回事儿,可绝对是那种文青男女之间的点到为止。

    虽是郎情妾意,但别说像现在这般拉手,二人却是连情话也没说完。

    “嘘......”

    吴大公子中指抵于唇上,做出一个噤声的作动。

    “小点声!被太平看见,却是要坏事的。”

    煞有其事之情,演了上官婉儿一脸,把上官婉儿弄的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怎么了?”

    下意识看向太平公主,怎么还关起这个老女人的事情了?

    吴启左右看看,一脸慌张,这才略有埋怨地对上官婉儿道:“你说你,怎么还和一个婢女使了脸色?”

    上官婉儿不服气,胸口砰砰直跳,倔强道:“怎地?!你穆子期风流快活,还不让人说说吗?”

    “快活什么呀?”吴老十一脸的痛苦,贴到上官婉儿耳边,“我都快难受死了!”

    “难受?”上官婉儿信他才怪,“可没看出来难受。”

    酸气十足,“不是挺滋润的吗?我看你还挺护着她呢。”

    “咦~~!”吴启撇嘴,还是一脸痛苦,“那可不是护着,那是怕她。”

    “怕?”这倒让上官婉儿不解了,“你怕她做甚?”

    吴启再一次左右扫看,演技十足,“因为她是太平公主派到我身边的眼线。”

    “眼线!?”上官婉儿心中一颤,认真了起来,“那个老女人......给你派什么眼线?”

    言语之中,还是颇为不信。

    “实话跟你说吧!!”吴启一副不说实话不行的架势。

    神神秘秘地开口:“你知道吗?我兄长子究出京之前,陛下曾颁给他一份密诏!”

    “什么?”上官婉儿皱眉,“什么密诏!?”

    吴启小声道:“陛下让我们兄弟收拢长安门阀,为陛下回都长安做准备。”

    “哦!!”上官婉儿一松,表情怪异...

    这算什么密诏,老太太吩咐穆子究这个任务的时候,她就在场。

    转念一想,不对!!

    让这个家伙给绕进去了,这件事儿,和你养小妾有什么关系?

    又板起脸来,“这和太平,和你那小妾,有何关联?”

    “什么小妾?”吴启赶紧抓住重点,“使女,就是个使女。”

    “你听我细说啊!”

    “因为陛下这个托付,我们兄弟必定要与长安各家有所接触的嘛......”

    “往来紧密一些,实属必然,对不对?”

    上官婉儿听着,缓缓点头,吴启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然后呢?”

    “然后?”吴启一惊一乍,“然后就被太平公主发现了呗!”

    “你想着,长安门阀与陛下向来不和,多有矛盾,我们兄弟与门阀来往,太平哪里会不生疑?”

    “还以为我们兄弟与门阀勾结,与陛下不利呢!”

    说到这儿,吴启一脸的苦楚,“你说这个事儿吧,公主殿下是误会了!可是陛下重托,在没有办成之前,我兄弟二人又不好向外人道之。”

    “没办法。”吴老十一摊手,“只能让殿下先误会着了。”

    上官婉儿听到这儿,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那个老女人向来疑神疑鬼。”

    “可不是吗!”吴启顺杆就爬,“所以她派了兰晴在我身边,就是监视我这个万年令的动向的啊!!”

    撇了上官婉儿一眼,一脸幽怨:“你还说什么小妾,却是冤死我了。”

    “......”

    上官婉儿不说话了,若真如吴启所言,那自己还真是冤枉他了?

    可是再一想,“还是不对啊!!”

    上官小婉瞪着吴启,“为什么偏偏给你身边派了个漂亮的眼线,却不见穆子究身边也有呢?”

    “谁说没有!?”

    吴启眼睛一立,理直气壮,他早就想到上官婉儿有此一问。

    “不但有,而且是两个!!”

    “两人?真的假的?”上官婉儿惊诧莫明。

    吴启继续编:“我兄长比我还惨,被两个贴身婢女监视着,简直苦不堪言啊!”

    见上官婉儿还是不信的样子,吴老十出绝招了。

    “你不信是吧?你等着。”

    说着话,吴老十一声高叫,“子究兄长,你过来一下!”

    “.....”

    “嗯??”

    吴宁本来戏看的好好的,看着吴启在那儿和上官小婉嘀咕嘀咕,怎么突然叫他过去?

    带着疑问,吴宁靠了过去。

    只见对面的吴启见他过来,突然蹦出一句:

    “兄长!你那两个贴身使女,周大娘和王丫头呢?”

    “!!!”

    你大爷!!

    吴老九登时就火了,大过年的,特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怒喝一声:“爱特么在哪儿在哪儿,关我什么事儿!”

    骂完,调头就走。

    这孙子,故意给老子添堵是吧?

    “......”

    看着吴宁的背影,上官婉儿从错愕之中回过神来来,“子究先生还....还真是挺生气的!”

    ......

    ,(加更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