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三六九章 明抢
    李裹儿出价一万五,虽然吴宁没有想到,不过,以李裹儿那个冲动性子,也确实干得出来。

    可是,同样大小的一块地,武崇训一下喊了五万,却是吴宁万万没有想到的。

    因为这个价格,已经十分接近长安商业用地的正常估值了。

    这段时间,吴宁其实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

    除了放在明面儿上的,带着富商考察长安商业地段,把公地分为四等这些,他也利用长路镖局的资源,还有后世所学,对长安的商业规模、经济总量做过一个详细的评估,进而对长安商业用地的地价进行重新估值。

    在吴宁的计算中,长安城现在地价肯定是偏低的,而且是很低的那种。

    如果只按一个两百万人口城市的生活消费来计算,那么长安的商业地价,起码要在七千贯每亩才能算是合理。

    也就是说,在一个两百万人口的城市中,计算百姓的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的消费总量,还有钱货流通等等,黄金商业区的地价应该在七千贯每亩才是正常的。

    而实际上,长安不光有两百万人的生活消费,这里还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中原地区陆路对外贸易的中心,全大周的财富,还有从河西走廊向西延伸贯穿亚洲一直到地中海,这一路的富财也都在此聚集。

    这就使得长安城不光要计算原始的生活消费,还有庞大的贸易资本在里面,这就使得长安商业用地的估值远不止七千贯了。

    吴宁算过,按这些因素计算,长安城一等地、二等地的价格应该在三到五万贯之间,三等地、四等地价格较低,但也能达到一万贯上下。

    也就是说,在如今的长安城,花三万贯一亩的价格买一块黄金地段的商铺,绝对是不会亏的。

    按照吴宁的预想,今天的这场拍卖,有李客、秦文远等富臣和七姓十家的人做托儿,逐步拉高地价,就算达不到三、五万的程度,但筹集一千万贯的资金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是,吴宁想不明白,武崇训他是怎么喊出这个价的呢?

    一亩半的一等地五万贯,合三万多一亩,正好是吴宁的那个估值。

    吴宁不由苦笑,“这孩子,到底是真萌,还是真聪明呢?”

    “聪明??”

    吴宁可能是太过投入,自语之时没有压低声音,却是让一旁的程伯清听去了。

    这货一脸的愤恨,“聪明个屁!”破口大骂,“这就是根搅屎棍!!”

    吴宁瞥了他一眼,这话说的,没错。

    武崇训确实成了搅屎棍,他这个五万一出,等于是给所有人做了一个心理准备,这场拍卖便宜不了了。

    李客、秦文远他们又都是久经商战的老油条,有了武崇训做铺垫,肯定更能放开手脚了。

    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程伯清,吴宁随之笑了,突然问道:“下面就是你家那块地了吧?”

    程伯清还在为萌公子搅和这么一下子而愤愤不平,听闻吴宁问他,程大公子把脖子一梗,“啊!怎么了?你可别想什么美事儿,我程家可不做这个冤大头,给你这么多钱。”

    “哼!”吴宁贱贱一笑,根本不接他的话,继续调侃,“你家那块地有六亩多,是所有拍卖的地里最大的那块吧?”

    呵呵,当然是最大的喽!不然,老程家也不会骚包到要拿那块地修什么马球场了。

    “去!!告诉你爹。”吴宁突然开口,“叫价六万贯。”

    “什么!?”程伯清差点没跳起来,“六万?你怎么不去抢!?”

    合一万贯一亩,疯了啊!

    “呵呵。”吴宁干笑,“话我已经说出来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了。”

    看了看前台,“武崇训这块地马上就要落锤成交了,再不去,可就晚喽!”

    “你......”

    程伯清有点画魂儿了,正在这个时候,吴宁又开口了,这回却是对唐俊和长孙元冀。

    “你们也一样,现在就去告诉你们家里人,一万贯一亩。最少是这个价,否则.....”

    后面的话,吴宁没说,让他们自己琢磨去吧。

    说完调头就走,上楼去找上官婉儿了。

    ......

    “怎么说?听不听他的?”

    三兄弟凑在一块儿,“一万贯?他这是坑人啊!”

    长孙元冀撇着嘴,一脸的不愤,“特么安乐、武崇训捧他的臭脚也就算了,他还当真了?反正我是不信他。”

    唐俊拧着眉头,“一万贯是太高了,可是......”

    唐俊怎么看怎么觉得穆子究不像是开玩笑,“我怎么感觉他是玩真的呢?”

    程伯清也是纠结,而且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我也觉得......”

    “要不,回去跟家里说一声?听不听那是家里的事了。”

    “好吧!”唐俊点头,“走!”

    长孙元冀一听,脸上挂不住了,特么还是不是兄弟?我这刚说完不信穆子究,你们两个怎么就拆我的台呢?

    把脖子一梗,眼珠子一瞪,“要去你们去,我不去!我还就不信了,他穆子究敢坑我家不成?”

    得,兄弟俩知道他脾气掘,劝不住。

    可这不是犯掘的时候,当下,程伯清和唐俊就小跑着去通知家里人了。

    程伯清的老子程处弼还在纠结着,马上就是他们家那块地了,可是这个价钱....

    本来各家都说好的,比市价高那么三四倍,也就是三四千贯一亩地,算是够意思了吧?

    只是,让李裹儿和武崇训这两个败家孩子一搅和,特么三四千贯反而有点拿不出手了。

    可是,再高......程处弼还有点舍不得。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程伯清过来了,与之低语一阵。

    “一万贯一亩?”

    程处弼不淡定了,“奶奶的!这个穆子究这是原型毕露啊,明抢!!”

    一万贯一亩,他家那块地就是六万贯,程处弼只觉心都在抽抽。

    疼......

    可是转念一想,不给又能怎么办呢?穆子究深得女皇宠信,又是自家小儿的顶头上司。为了儿子的前程,为了家族的前程,六万贯......

    那就六万贯吧!

    唐家的想法和程处弼差不多:一来,唐俊就在城造监。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下水系统直接造福的就是唐家。

    唐家七叔虽然也觉得一万贯一亩有点高,可是......算了,给他!!

    其实,唐家七叔认这个价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

    刚刚武崇训喊出五万贯的时候,不光吴宁心中一惊,坐的离唐七叔不远的李客、秦文远等人也在议论这个事儿,正好被唐七叔听了去。

    “子究向这娃娃漏了底价?”

    ....

    “应该不是。梁王府那块地我看过,仅次于公主殿下家那块,是城中最好的地之一,市价起码八万贯。”

    ......

    “那这娃娃很有眼光啊!”

    “......”

    唐七叔就纳闷儿了,“这帮人就这么有钱?八万?疯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