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三七三章 逗她玩呢
    这一天注定疯狂。

    除了最开始少数占了便宜的,有李客他们在那里哄抬,门阀各家个个吃了大亏,让吴老九坑了个底儿掉。

    事后,大伙儿都觉得不真实,太特么迷幻了点,三四代人积攒下来的家财,怎么举了几次手,就都没了呢?

    ......

    至夜间掌灯,长安城一等地与二等地,合计三百余亩,拍卖一空。

    吴宁,还有太平公主、上官婉儿等人都没走,聚于一处,等着李文博在那里算账。

    “一等地一百三十余亩,成交均价在四万千五贯上下。”

    “二等地两百零五亩,均价四万左右....”

    李文博心中飞速算计着,登时眼神大亮,“只今天就进账一千四百万贯!!”

    “多少?”

    上官小婉和太平公主全都不顾忌矜持,惊叫出声。

    “一千四百万?”

    乖乖啊,三百多亩地拍出一千四百万贯?这是任谁想破头也想像不到的。

    李文博也不管二女的惊讶,继续道:“照这么拍下去,明天剩下那五百亩三等地、四等地,也能拍个千万左右。”

    笑着看向吴宁,“这钱够你修两个长安的下水了!”

    “嘿嘿嘿!”吴宁奸笑不已。

    两千多万?老子还不是想怎么修就怎么修?当初都谁说我弄不来钱的?给我站出来打脸。

    “有了这两千多万,确实能干不小事情呢!”

    “停!”却是回过神儿来的上官婉儿,一下喝止吴老九的美梦。

    一脸严肃,“留下一千万,剩下我要带回洛阳去。”

    “什么!?”吴宁不干了,“喂!喂喂喂!”

    “你们这么干就不地道了哈。”瞪着眼珠子,“当初管你们要钱的时候,谁也不给。现在我弄来钱了,还要给我拔层皮?”

    上官婉儿一笑,可不理会吴老九的怒视,“陛下不是还让你筹措攻打吐蕃的军资吗?”

    吴宁辩解,“可我没答应啊?”

    上官婉儿反驳:“可你做到了呀!”

    “我......”

    上官婉儿此时把面色一转,“知足吧,还能给你留下一千万。“

    “若是让陛下知道你抗旨不遵,生起气来,连一个铜板都不给你,却要如何是好?”

    “我...”吴宁心中大骂,这女人都这么不讲理吗?

    “我抗什么旨了?”

    只见上官婉儿懒懒的一耸肩,“陛下特意派我来监督于你,怕你坑骗门阀,丢了她老人家的脸面。”

    “可是你....遵守了吗?这不是抗旨是什么?”

    “......”

    吴宁无语了,气的吴老九扔下一句狠话,调头就走。

    “女人,没特么一个讲理的!”

    太平公主目送吴宁远去,眉头紧皱,却是跟了上去,她没想到吴宁生这么大的气。

    不过,话说回来,吴宁管上面要钱不给,自己弄来钱还要被搜刮,换了谁心里都有不快吧?

    在仙鹤楼外,追上吴宁。

    “九郎,等等我。”

    吴宁回头一看是她,也不执拗,放缓了脚步。

    二人并肩行在长安街头,虽然往来的人潮如织,却有几分宁静。

    “何必气恼呢?”太平轻声安慰,“起码重修水利的银钱不用发愁了,九郎也不至于白忙一场。”

    一边说,一边看向吴宁。

    “......”

    却见这货一脸的春风和煦,轻松释然。

    “你....”

    吴宁回头看她,灿烂一笑,哪有什么生气的样子,“我的殿下啊,你不会以为我真跟她计较那点钱吧?”

    “那你....”

    “嗨!”吴宁一甩头,“逗她玩呢!”

    平静道:“早就知道多卖出来的钱会被收上去,不然留在我这儿算怎么回事儿?”

    “那你还......?”

    “还那么生气干什么,是吧?”

    吴宁平静道:“只是不想让她们拿的那么容易罢了。”

    接下来,吴宁道出实情。

    其实,这些都是吴老九想得到的,毕竟武老太太之前还让他筹措过军资。

    所以,这一次,吴宁其实是把那一部分都算进去了的。

    否则,以李客等人的能力,想让地价控制在多少就能控制在多少,那他只把一千万贯的修水钱弄出来就得了呗,何必多卖钱呢?

    多卖出来的钱,其实就是给武则天预备的。

    只不过,正如吴宁所言,这个钱是给她们的,但却不能让她们拿的太容易。

    否则惯出毛病来了,以后屁大点儿事儿都要来找他,那吴宁就什么事儿都不用干了。

    “原来如此。”

    经过吴老九这么一说,太平终于明白过来。

    嗔怪地锤了吴宁一计,“怎不早说,害本宫与你担心。”

    “担心什么啊?”吴宁心情大好,又带几分认真道,“你那个母皇,一把年纪了,还能想着西进吐蕃,为中原除此一害,这是好事儿。能出力,自然是要出力的。”

    吐蕃长久以来都是中原一大隐患,对西北地区和丝绸之路侵扰不断。

    而且,吴宁对吐蕃贵族一向没什么好感,这帮混蛋不但拿人不当人,拿吐蕃百姓当牲口无异,还贪得无厌。

    仗着自己住的高,汉人上不去,今天来抢抢你,明天又来要女人假和平,后天又联合这个联合那个给你找事儿。

    武则天要是真能把吐蕃治服,那也是功德一件。

    二人就在华灯初上的长安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

    “那你怎么办?”太平满腹担忧。

    看着街道两旁,偶尔出现的,建到一半的楼阁,太平道:“钱虽然筹到了,可是这一回,你算是把门阀各家榨干了。”

    “他们必要恨你入骨,更不会听你的。”

    指着街道两边建的乱七八遭的工地,“长安街景你没法在管制,现在地已经是人家的了,人家想怎么建就怎么建,不会听你这个仇人的。”

    “母皇交代你整顿门阀的任务,更无从谈起了。”

    太平皱着眉头,“你这回确是有点太狠了。”不无埋怨道,“哪怕少讹一点,也不至于把人得罪光。”

    吴宁却是不以为意,淡笑道:“这是两个问题。”

    “嗯?”太平不解,“什么两个问题。”

    吴宁道:“我是说管制街景乱建和整治门阀,是两个问题。”

    看着太平,“街景乱建,我得不得罪都没关系,因为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太平苦笑,“你在说什么梦话呀?”

    “单是程家建马场、长孙家建园子,等等等等这些事儿,你就没法管了,还谈什么解决了?”

    吴宁笑的更为灿烂,“笨!”

    停下脚步,看着太平,“我来问你,如果是你.,花那么多钱买来的地,你舍得建马场,建园子吗?”

    “呃....”

    太平一翻白眼,登时愕然。

    这不废话吗?

    心得多大,花这么多钱买地建什么马场、园子?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