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三九六章 耍无赖
    “谁也不想做第二个李谌。”

    武崇训坦然说话,“所以我来了,希望可以化解先生与家父之间的恩怨。”

    “哈哈哈!”

    没想到,吴宁听完,笑了。

    “你怕梁王会成为第二个李谌?”

    吴老九无语摇头,“那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别啊!”武崇训不干了,“我都这么坦诚了,你就不表个态?好歹给个机会呗?”

    “呵呵呵呵。”吴宁还是笑,反问一句,“崇训啊,给你什么机会啊?”

    笑容渐渐敛去,“你是不是觉得,我踏入神都,皆为仇恨而来?”

    “当年与我下山坳心存歹意者,尽数诛杀,方解心头之恨?”

    武崇训大愣,“难道不是吗?”

    只见吴宁苦笑,“那....我要杀多少人啊!杀得过来吗?”

    “这....”武崇训低头沉吟,“要看先生怎么看了。”

    “不错!”吴宁露出艰涩的神情,“那要看我...怎么看了。”

    当年下山坳的惨剧,是武承嗣和李谌一手造成的。可是,真正的祸首却是那个告密的人。

    再细算下来,武三思、相王李旦,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按说,吴宁要复仇,他要找的就是这些人。

    可是,真的就只有这些人吗?

    老太太事后,明知是冤,却颠倒事非。

    朝臣们明知草草了事,却无一人为下山坳冤魂鸣不平。

    这些人,就无辜吗?

    若按吴老九的说法,这些人都该死。

    包括吴宁自己,他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不是他的少年无知,不是他的盲目自信,会有当年的惨剧吗?

    不会的。

    所以,吴宁不由得阴森蹦出一句,“错的是世道,是这个朝堂!”

    此言一出,让武崇训猛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你.....”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渗人呢?

    “世道?朝堂?”

    “没错。”吴宁缓缓点头,“我来复仇,可不仅仅是要杀人。”

    武崇训闻之,更为慌乱,“你还要干什么?难道....你真的要争位!?”

    争位,武崇训是想得到的,可是...

    可是特么争位可不是吴宁现在这个表情啊!

    萌公子都快哭了,哀怨道:“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你没安什么好心呢?”

    “对呀!”没想到,吴宁一脸的理所当然,“我就是没安好心。”

    戏谑一笑,探头到武崇训身边,“我劝你,还是别替你爹操心。离我太近,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吴宁似笑非笑,反而数落起武崇训,“你呀,聪明是真聪明,可惜没用对地方。你以为把你爹生生和我绑在一块儿,就没事儿了?”

    “你就不怕我吴老九翻脸不认人,把你一家都给卖了?”

    “别啊!”萌公子被吴老九折磨的可谓欲死欲仙。

    急声嚷嚷:““巧儿姑娘可说你是以诚.....”

    “别一口一个巧儿的!”吴宁甩手打断,“她的话你也信?”

    “她不也是当面答应了你不告诉我,转手就把你卖了吗?”

    “.....”武崇训汗就下来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萌公子变成了懵公子。

    万没想到,吴老九会弄出否定一切这一套来,生生把他给聊懵了。

    飞速思量,我到底信还是不信呢?

    最后,武崇训心说,也别琢磨了,算计不过吴老九,跟着感觉走吧!

    脖子一梗,“那你卖吧?”

    “What?”这回轮到吴宁傻眼了,“你这孩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说,我要卖了你们一家!”

    “对呀!”萌公子瞪着‘大眼儿萌’,“那你就卖呗!”

    “你要真找我爹报仇也行,昧着良心把我一家卖了也没问题呀!”

    “反正我就跟定你了。从此以后,梁王府跟你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你往哪儿走,我们就往哪儿走。”

    “你要不顾忌这层情分也行,找我爹报仇,我想拦也拦不住,还不如就赖着你了,怎么着吧!”

    “你!!”吴宁脸都绿了,这特么也行?

    特么出门没看黄历,怎么遇上个比他还不讲理的呢?

    而且,你这套路怎么这么眼熟呢?这不是咱们公主殿下对付他的那套死皮赖脸吗?

    “哼!”外强中干的冷哼一声,“我,我跟你说不清楚,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驾!!”说完这句,吴宁感觉多说一句都是煎熬,打马急奔,转眼把武崇训甩在身后。

    “诶诶诶~~?”

    武崇训立时大叫,“你跑什么啊?这还没聊完呢?”

    “你为什么要去找肖老道,又为什么不告诉大伙儿,偏偏告诉我啊?为什么啊?”

    吴宁身后,是萌公子一边手忙脚乱地追来,一边连珠炮似的发问。

    对此,吴宁冷着脸暗骂:

    为什么?因为他娘的你够萌,行了吧?

    ......

    ————————

    五十里官道,若快马急行,半日即达。

    天刚过午,吴宁与武崇训二人就到了桃云岭下。

    “我说....到了....能歇歇了吧?”

    武崇训毕竟有几分文弱,这么往死里赶路,萌公子早就吃不消了。

    吴宁回头看了他一眼,见这位坐在马上已经是吃力。看那架势,再不休息,却他爹还没死,得先送他一程了。

    向岭上望了望,终道:“再忍忍,马上就到了。”

    武崇训一翻白眼儿,还忍?再忍出人命了!

    可是没办法,吴宁已经打马上岭,萌公子一咬牙,跟了上去。

    好在吴宁心中有数,迁就着武崇训,走的并不快,一路从桃云岭的小山村穿行而过。

    道路两旁除了农户,亦有不少因地利而设的客店,时不时还有农人上前揽着生意。

    “郎君一路劳顿,下来歇歇脚吧!小店有上等的客舍,还有可口饭菜,比那官驿都差不到哪去呢。”

    ......

    “两位郎君可要投店?本店相仿荆州、房州的布置,独院独门,布置典雅。”

    ......

    店家提到了房州,吴宁没什么表情,倒是武崇训心中一颤,不由看向吴宁。

    “当年,下山坳是否也是这般景象?”

    吴宁没说话,点了点头,却是不想多提当年。

    “驾....”

    轻夹马腹,再次急行而出,弄的武崇训叫苦连连,恨不得抽自己个嘴巴子。

    你说我没事闲的吧?提他的伤心事做甚?

    “喂!!你等等我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