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穿越小说 > 獒唐 > 第四六零章 再次出现的神秘人
    武三思之所以毫不犹豫地支持武承嗣兵柬,也是无奈之举。

    儿子武崇训一片孝心,可是那孩子终归是太天真了,有些事,是做了就回不了头的。

    就像现在,武三思别无选择,只能跟着武承嗣硬来。

    因为,他宁可让武承嗣上位,也不能是李贤。

    然而,大计已定,三人临走之前,武承嗣故意落后半拍,与武三思独处。

    “三思,为什么?”

    武承嗣阴沉着脸,“为什么不尽除李家人?真的是因为李千里吗?”

    武三思眉头紧锁,心知,终究还是没能逃过武承嗣的眼睛。

    “兄长!”武三思疲惫地应话。

    “够多了!我们杀的已经够多了。”

    “再杀下去,八辈子也还不完啊!”

    “......”武承嗣一阵默然。

    抬头望天,良久方迈步而走,口中吐出一句:“妇人之仁!”

    “兄长!”

    武三思急追两步,叫住武承嗣,“有一事,还要求兄长帮忙。”

    武承嗣顿下脚步,“何事?”

    “今日所谋,不要让崇训、崇谦知晓。”

    “我怕他们...走露风声。”

    “呵呵。”武承嗣干笑一声,“是怕崇训背着你这个爹,告诉太平公主吧?”

    “哼!”讥笑一声,摇头而走,“三思这个爹当的,可真是......”

    说完,消失在梁王府内。

    ......

    ——————————

    夏至前夜子时,谋江山大事。

    到时,武承嗣长子武延基与高平王武重规领一万人马,封锁长安门阀以及朝官府邸,务保当夜无一人出得府宅。

    淮阳王武延秀、陈王武承业再领一万人马,由朱雀大街甲二号,也就是太平公主府起事,向十六王宅冲杀,以求击杀魏王李贤,控制李氏诸王。

    颍川王武载德、千乘王武攸暨等禁军将校,则是按兵不动,只求牵制李千里及麾下禁军。

    而豫王武承嗣、梁王武三思、建昌王武攸宁三人领剩余五万人,由临川王武嗣宗领左千牛卫在宫内策应,届时打开重玄、玄武两道城门,迎武承嗣入宫。

    各处相约,子时起事,不得有误。

    之后,武承嗣反复推敲,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方安下心来。

    只等夏至前夜,也就是初六子时,放手一搏。

    然而,真的是万无一失吗?

    ......

    初三晨,旭日东升,朝阳初起,长宁郡王府。

    此时,吴宁面前,摆着两份密报。

    一份,是从官宁教坊,巧儿那里送来的。

    上面无非就是日常从教坊里听来的一些八卦,巧儿会拣选有用的,定期向吴宁汇报。

    而这一次,吴宁看出一些不同来。

    首先,是武三思将武崇训打发去了骊山的华清宫。

    豫王府小吏在教坊里吹牛,说是豫王妃出城了,把府中事务都交给了他。而府中也添置了不少铠甲兵刃,需要他做账。

    至于几乎是日日在官宁教坊笙歌的武载德、武嗣宗、武承规等武家诸王,已经是一连数日不见踪影。

    巧儿让当红的娘子与几家王府稍话,却是也无回音。

    最最重主的是,城外禁军前锋营的一个营校偷偷进城吃花酒,吃多了酒,欠了妓债,却得意叫嚷,说什么初七之后,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取之不尽,还差得几个酒钱?

    ......

    若换了平时,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用处其实不大。

    不过,有心算无心,本来近期就盯着武承嗣那边,这让吴老九心绪难平。

    种种迹象表明,武承嗣不想交出兵权,甚至欲兵行险招?

    可是.,太快了吧?这比预想之中的要快了不止一步。

    看向另一份密报,吴宁眉头皱的更深。

    抬头看着吴老八,“哪儿来的?”

    吴老八一摊手,颇有几分玩味,“有人跟咱们玩花活儿,悄悄扔到院子里来的。”

    吴宁一滞,“又是一个神秘人?”

    “呵。”吴老八大剌剌的坐到吴宁身前,“神秘不起来,往咱们门子里玩这种江湖伎俩,也太瞧不起咱们了吧?”

    “放心,刚撅腚就让咱们盯上了。老十一已经跟着了,跑不了!”

    “嗯!”吴宁放心地点了点头,闭目不言。

    那意思是,等老十一回来再说。

    可是,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已经到了中午,老十一才回来,脸色还不太好看。

    吴老八一看,“怎地?跟丢了?”

    老十一摇头,“丢倒是没丢。只不过,对方太小心了,那人直接出城了。”

    “我见他没回来的意思,直接下手把人抓了,想看看能不能拷问出点什么。”

    “可是,那就是普通人,城外三十里杨家村的。”

    “昨夜收了人钱,来办事的,问不出什么。”

    “!!!”

    吴宁猛的睁开眼,看着桌案上的那张字条:“初六子时半,豫王反!”

    “子时半......”

    吴宁沉吟着,看来是他想简单了,这潭水远比吴宁相像的要深得多。

    他实在没想到,只是简单的一点刺激,武承嗣居然反的这么快。

    而眼前的这份密报,又是怎么回事?

    送信的这个人,既可以知道吴宁都获取不全的秘密,又不想武承嗣成事,所以送来密信告发?

    可是,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是送吴宁?

    是只给了吴宁,还是发出了很多份,使得人尽皆知了?

    “现在怎么办?”吴老八皱着眉头,打断了吴宁的思绪。

    指着桌上的密报,“不会被这个给搅和了吧?”

    吴宁回过神来,淡然一笑,“没影响。”

    也看了一眼那份密报,“倒算是帮了个忙。”

    单就武承嗣谋反这一件来说,确实没什么影响,吴宁只需要提前准备便可。

    吩咐吴老八,“去吧,叫咱们的人准备。初六夜上怕是要见血了。”

    “得嘞!”吴黎欢叫一声,就往外走。

    ......

    ——————————

    这份密报,确实不是只有吴宁一份,而是好几份。

    不过,有意思的是,吴宁是初三接到的密报,而另外两份则是初六早晨,也就是武承嗣起事的当天,才传到另外两人手中。

    一个是,成王李千里。

    另一个则是,咱们的公主殿下,太平。

    ......

    ,

    ————————

    我争取码下一章,不过脑袋不太好使了,也不知道有没有。

    暂时“,”没有也别骂我。

    可能是上个月确实累到了,这个月初状态一直不好,加上剧情烧的我脑袋也疼,最近更新不给力,对不住大伙儿。

    不过,少更也是为了尽快调整。

    不瞒大家,十六号有一个大封推,还挺重要的。苍山是想着养一养,到时借着大封推的机会,爆发一大波。

    所以,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