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沙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钢铁战衣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当选总统!
    政治献金不是简单的捐款那么简单,常规意义上来说,政治献金,也就是竞选捐款是总统候选人的支持者对于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提供的无偿支持。

    全国所有的公民都可以向与自己的诉求和政见相合,希望他竞选成功的候选人进行捐款。

    不过通常普通人的捐款都是几美元,甚至只有几美分。

    虽然全国进行捐款的普通人很多,到这些普通人捐款的总额通常只占候选人们竞选资金中很小的一部分,真正的大头来自资本家!

    资本家们给总统候选人的政治献金可不是慈善捐款,而是一种投资行为,是要讲求回报的。

    候选者拿到政治献金后,当政后就会以政治利益回报给金主,让金主获利。

    也就是说,给总统候选人提供大额资金的资本家们,都是有着自己的诉求的,需要候选人在成功当选之后完成他们的诉求。

    而这突如其来的巨额捐款,却是让扎卡里·泰勒不由得有些凝重,不知道对方会有着怎样的诉求。

    他在心中告诉自己,如果对方的要求触犯到了公民和国家的利益,他就算是不要这笔资金,也不会答应。

    听到扎卡里·泰勒的询问,汤姆迎着他探寻审视的目光,神情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泰勒将军,我们老板的这笔钱不是政治献金,而是支持您竞选总统的无偿捐款,并没有任何诉求。”..

    汤姆的话让扎卡里·泰勒不由得一愣,他想过各种可能的回答,却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

    “为什么?”

    扎卡里·泰勒不由疑惑的问道。

    汤姆微微一笑,看着扎卡里·泰勒缓缓说道。

    “我们老板说,感谢您这两年来对维克特和詹姆斯的照顾。”

    “是他!”

    ……

    事情最终果然如辉格党所想的那样,美墨战争刚刚过去,整场战争中最大的英雄,人尽皆知的战争英雄扎卡里·泰勒在民众心目中的影响力非常巨大,加上前面提到过的种种优势,辉格党内部力量的运作,以及来自纽约的这一大笔竞选资金的共同作用下,扎卡里·泰勒成功的击败了刘易斯·卡斯,成功当选为美国第十二任总统。

    泰勒上台后,首先处理了古巴问题。

    美国南部奴隶主早就垂涎古巴,视这为补充奴隶劳动力的新源泉,波尔克总统就曾想从西班牙手中购买古巴的一个岛屿。

    849年时,美国南部扩张分子和奴隶主势力支持一名古巴冒险分子在新奥尔良附近组织一支远征队,去古巴煽动叛乱,准备以后再把古巴作为蓄奴州并入美国。

    泰勒总统担心这会在国内引起极大纷争,于是,在849年8月日,他就古巴问题发表公告,宣称美国政府有责任信守条约,阻止本国公民侵犯友好国家的领土,他警告美国公民不得参与对古巴武装远征的非法活动。

    远征队的计划遂告瓦解,胎死腹中。

    这是扎卡里·泰勒第一次与南方种植园奴隶主势力对上。

    其实扎卡里·泰勒本身,其实也是南方种植园奴隶主中的一员,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他原本应该支持这次对古巴的煽动行动,但是奴隶主只是他的一个身份而已。

    这四十多年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军队之中,那座巨大的棉花种植园也不过是他的一份产业而已,他并没有太多的花费心思,对待自己手下的奴隶,他也远没有其他奴隶主那么苛刻、残暴。

    而如今成为了总统,他更是要从国家利益的层面考虑,对墨西哥的战争刚刚结束,现在应该做的是消化掉这次战争的收获,而不是贪得无厌的继续发动侵略,这对国家的稳定和发展并没有什么好处,真正获得利益的只是南方的这些急需大量奴隶扩大种植园规模的南方奴隶主们。

    扎卡里·泰勒的这一行为引起了一部分南方种植园主的不满,认为他背叛了南方,投靠了北方人。

    而此时,扎卡里·泰勒又面临着另外一个大问题。

    对墨战争后美国新获得的加利福尼亚、新墨西哥、犹他等土地是否推行奴隶制。

    美国南部种植园奴隶主与北部资产阶级长期以来在蓄奴问题上进行着激烈的斗争。

    早在790年,联邦政府为解决州际边界纠纷,在宾夕法尼亚与特拉华和马里兰之间划定了一道梅松——狄克逊线,这条线到804年以后成了美国东部自由州与蓄奴州的分界线。

    这条线以北为自由州,不允许奴隶制存在;以南则为蓄奴州,允许蓄奴。

    到89年,美国共有22个州,其中蓄奴州和自由州数量各半,故它们在参议院内的席位也相等,南部种植园奴隶主与北部资产阶级在政治力量上保持平衡,共同掌握着美利坚的发展方向和政治决策。

    但是就在89年这一年,早在法属时期就已存在奴隶制的密苏里特区申请加入联邦。

    于是国会内发生了密苏里是作为自由州还是蓄奴州加入联邦的争执。

    同年底,北部地区要求分出一个缅因地区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

    最后,国会于820年达成了密苏里妥协案,密苏里作为蓄奴州,缅因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维持了参议院中的“权力均势”,并且把划分自由州和蓄奴州的界线定在北纬3度30分。

    扎卡里·泰勒出任总统时,北部各州正处在反对奴隶制的情绪高涨时期。

    美墨战争后获得的大片新土地,究竟是作为蓄奴州还是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已成为北部与南部矛盾扩大的重要因素。

    扎卡里·泰勒面临的最紧迫问题就是加利福尼亚与新墨西哥的地位问题。

    加利福尼亚要求以自由州身份加入联邦,新墨西哥也要求成为禁绝奴隶制的地域,这些要求立刻使北部和南部的斗争白热化起来。

    国会在奴隶制问题上同样争吵不休,意见分歧很大,甚至就连推举一名守门的警卫都要调查其对奴隶制的态度如何。